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路追杀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2019-07-09 / 来源:本站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路追杀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这一切兴许是上天的捉弄。 乐异扬今年刚满十七岁,却不断遇到各种挫折。

他昨晚才受了太阴剑法的重创,今日又遭受邪风黑雾的围困,体内的真气几乎损失殆尽。

乐异扬对萧翠心毫无隐瞒,坦然地说道:“萧妹,我现在武功差不多全废了,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了。

”萧翠心依偎在他的怀里,手指在胸前画了一个圈,说道:“扬哥哥,心儿既然成了你的未婚妻,就再也不会离开你。 ”乐异扬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世事果真难料。 以后的岁月,我只能陪在你的身边,以山水为乐趣,如果略有余力,就写几首诗歌聊以抒怀。 ”他停顿片刻,又说道:“萧妹,我和许由、巢父等人相差甚远,但竟与他们的志向相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许由、巢父皆是上古之时的贤士,两人终身藏于山林之中。

萧翠心想到两人隐居在山野之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便答道:“扬哥哥,你的天性如同山水一样,无拘无束,自在快活,心儿能够与你相伴一生,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乐异扬俯而不答,良久才说道:“既羡陶潜,又慕屈原。 大丈夫能够做一番事业,今生就足够了。

可惜我不幸受了重伤,将体内的真气全都失去,如今是想有作为都不行了。

”他望了青云剑一眼,心中暗念道:“可惜了一把绝佳的宝剑,竟然落入我这样一个平凡人之手。 ”萧翠心安慰道:“扬哥哥,既然你已经决定归隐,就不要想太多。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其时大雪已经停止,沿途尽是白茫茫一片。 乐异扬望了前面的山野,说道:“萧妹,你说得不错。 祸兮福之所倚。 我再不去想这些无谓的事情。

如今天色不早,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晚。

明日我们就动身回幽寂谷。

从此我就好好陪着你,不再过问尘世间的事情了。 ”萧翠心点点头,将小白马从雪堆中牵出来。

小白马已经快冻僵,它见到乐异扬,亲切地长鸣一声,晃动身子将身上的血全都撒落到地上。 乐异扬与萧翠心坐在枯树枝下面,静静地望着蔚蓝的天空。

红彤彤的太阳悬在西边的天空上,发出柔和的光芒。 燕山的山脉,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苍翠。 太阳缓缓的降落,天空也暗下来。 莫州的山色也变得深邃,与天地融为一体。

太阳挂在山峰上,慢慢地向山下滑动,最后只剩下一点光亮。 过了一会,整个山林已是昏暗一片。 乐异扬从马背上取出干粮,分了大半给萧翠心。 两人已有几个时辰不吃不喝,这时已是饥渴难耐。

乐异扬从地上取过积雪,和着干粮一块下咽,吃得津津有味。 萧翠心也学他的样子,取了积雪当水饮。 乐异扬心疼地望着她,说道:“萧妹,你是契丹的郡主,本应该坐在大帐中锦衣玉食。

如今却要跟着我这样一个凡夫俗子风餐露宿,真是难为你了。 ”萧翠心并不觉得辛苦,反而说道:“扬哥哥,这样挺好的呀。

能和心上人同甘共苦,这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乐异扬一愣,旋即明白她的情意,心想:“萧妹对我用情这么深,是其他女子万万不能比的。

”萧翠心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你在想什么呢?”乐异扬脸色微红,说道:“萧妹,你对我太好了。

”萧翠心害羞地低下头,手里不停地搓动拾起的雪块,心中当然欣喜非常。

这晚两人依偎在小白马身旁,就这样睡了一晚。 翌日清晨,阳光从山林间射进来,将山林中照的斑斑点点。 乐异扬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萧翠心已不在身边。

他吃惊地站起身四处寻找,却发现不远的山坡之下站着数十名手握兵器的江湖人士。 乐异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大声喊道:“萧妹,你在哪里?”这时,从一个角落里传来萧翠心求救的声音,乐异扬心头急切,连忙跃身过去。 他虽然失去了大部分功力,但对付寻常之人还是游刃有余。 那些人仓皇前来阻挡,却被乐异扬接二连三击倒在地上。 等到乐异扬赶到之时,萧翠心已被几个江湖人士捆绑起来,她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 乐异扬朝那男子望过去,未及细想就脱口而出道:“陆之诚,你胆子真大,连契丹郡主都敢这样不敬。

”那男子正是陆之诚。 乐异扬从莫州大营全身而退,他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

第二日早上,天微微亮,耶律德光号令莫州大营的契丹士兵整装出发,前往晋国的国都。 通天邪主随大军南下。

他早就察觉出陆之诚心中不悦,为了安抚自己的徒儿,遂让手下之人随陆之诚留下来追杀乐异扬。

契丹大军日行百里,到了第二日清晨,大军已经到了瀛州境内,很快就要越过两国边境。

耶律德光走了之后,陆之诚便再无后顾之忧,当即在莫州的山林中搜寻乐异扬的踪迹。

萧翠心一大早就起身,到四周去拾一些枯树枝生火取暖,却无意中撞到陆之诚一行人。

她望见来人满脸杀气,心中已知其来意,想到未婚夫武功消失殆尽,若让陆之诚擒住,必定活不过今日,于是故意朝山坡下面跑去,将他们的注意力引开。

陆之诚发现萧翠心的身影,当即欣喜若狂,让手下之人分散开来,很快就将她团团围住。

陆之诚骑在马上,颐指气使地问道:“郡主,你的情郎如今在何处?”萧翠心摇摇头,故意说道:“我不知道她在哪里,昨日我和他就走散了,我现在也在寻找他。 ”陆之诚打量她一番,冷笑道:“胡说八道!乐异扬那小子应该就躲在这附近。 你若不说,就不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便让人将萧翠心捆起来,威胁道:“郡主,你的叔父已经领兵南下,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拦我了。 乐异扬很快就会成为我剑下之鬼,我劝你还是放聪明一些,免得稍后受皮肉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