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若爱上瘾 第222章 我怎么都不会跟你离婚的
2019-08-11 / 来源:本站

若爱上瘾 第222章 我怎么都不会跟你离婚的

有时候是命中注定,该有一劫。 有时候是遇到小人,当面你给他赔礼道歉,他看着像是消了气,接受了道歉,暗地里却给你来那么一下,让你措手不及。 梅星月由家里的司机载着来酒店,司机车还没停稳,她就着急下了车,直奔酒店二楼。

到了段湫办公室,直接推门进去,曾芽那声“夫人”还没叫出口,段湫就结结实实地挨了她一巴掌。

曾芽吓得捂住了嘴。

段湫脸肿了。 梅星月把自己手机递到段湫面前,怒道:“你给我解释解释!”段湫把手机接过来,打开,点开了手机页面上的一段录音。

“只要你当什么都不知道,我自然给你想要的。

”录音里面,是蒋境的声音。 段湫一窒。 后面是她的声音,“蒋先生订婚愉快。 ”就这么两句话。 梅星月道:“你到底收了蒋境什么好处,要眼睁睁看着他揭梅家的丑,你就是这么做我们家儿媳妇的,是吗?!”梅星月快要气死了。 段湫暗暗捏了捏拳头,又松开,“妈,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就因为你觉得我弟弟是活该?”梅星月眼中含泪,控诉着:“你就要让‘正义’彰显,让梅曼宁报她的仇,是吗?你本来可以阻止的,那场订婚宴就是你筹办的,你在宴会开始之前就发现了问题,你为什么不阻止?!为什么?你害死了阿南的舅舅,你知道吗?!”段湫有些无力,“妈,我那么做,是有原因的……”梅星月情绪激动,一把拉住了她,“你给我走,我们家不要你了,你给我走!”一路拉扯,段湫就这样被梅星月当着酒店所有人的面赶了出去。

曾芽赶紧偷偷给祝森南打电话,跟他说夫人把段总赶出了酒店。

祝森南眉头紧锁,问曾芽:“怎么回事,我妈为什么要赶走她?”曾芽也不清楚,“好像是上次蒋先生和梅曼宁订婚宴的事,夫人说段总收了蒋先生的好处,没有阻止订婚宴什么的,生了很大的气,还打了段总……”祝森南眉头皱得更紧了,果然蒋境和段湫之间是有交易的,不是她说的男女纠缠那么简单,“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转头祝森南给段湫打电话。

“在哪?”段湫沉默了一下,报了一个跟荣亨不远的一个饭店的名字。 “在那等我。 ”段湫挂了电话,看向坐在她对面的蒋境,“阿南过来找我,你,赶快滚。

”蒋境邪肆一笑,“我觉得,你得感谢我,给了你这么个机会,看看你老公出事了会不会站在你这边。

”段湫冷冷勾了勾唇角,“你知道你跟祝森南最大的区别在哪儿吗?”“在哪?”“你没有心。

”能眼都不眨地把录音发给梅星月挑起事端,他不是喜欢她,只是把她当作一件物品想得到罢了。

“呵。 ”蒋境笑了。 段湫叹了口气,“可能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在我眼里哪哪都是好的,就算他不站在我这边,也没关系。

”蒋境嘴角的弧度扩大,“段总这话说的,当心打脸。

”段湫冷冷看了一眼餐厅出口,再一次赶他:“你走吧。 ”蒋境摸摸鼻子,站起身来,“别嘴硬,如果真的伤心了,找我陪你,随时奉陪。

”段湫当自己聋了没听着这话,把头撇向了一边。

蒋境笑了笑,走了。

很快,祝森南就来了。 一屁股坐到了她对面,眼神直直看向她,“所以,当时他拖你进房间,就是因为你知道了他跟梅曼宁要做的事?”段湫点了点头,“嗯。 ”“为什么不阻止?你不可能想不到后果。 ”“就算我当时拼了命阻止了,你以为蒋境找不到别的法子曝光那些事吗?”“你跟他要的条件是什么?”段湫顿了一下,淡淡地看着他,“跳过祝家。 ”“你说什么?”“梅曼宁对祝家也有怨气。

”“她怨恨我们家什么?”段湫垂下眼眸,顿了一下才道:“当初劝梅曼宁把那个男人让给梅卓妍的人……是你妈。

”祝森南一下没了声音。 ……梅星月铁了心了,想要赶走段湫,想要叫儿子跟她离婚。 不得不说,婆婆闹起来,还是非常有影响力的,特别是以“你不跟她离了,你以后别叫我妈”这句话来压人。 祝森南焦头烂额。 “妈,我不会跟她离婚的。 您别这样。

”梅星月哭喊道:“她害死了你舅舅,那是你亲舅舅!你不记得你舅舅死得有多惨了吗?家破人亡,你舅妈现在还在牢里呆着,你怎么能再和她在一起?!绝对不行!”祝森南还想说什么,被父亲拦住了,“你先回去,你妈现在在气头上。

”祝森南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回了金锦苑。

爷爷已经睡下了,段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

见他回来,淡淡地看向他,他正要开口,段湫比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爷爷睡的客房,示意他有话去房间里说。 祝森南点了点头。

两人进了主卧,关上了门。 “我妈让我们离婚。

”他道。 段湫点点头,“嗯,猜到了。

”“放心,我怎么都不会跟你离婚的,你没错。 ”他又道。

段湫笑,“嗯。

”她上前,环住了他的腰,抱住了他。 她现在有种,她果然没看错人的感觉。 他是护着她的,让她心里暖暖的。 “爷爷来的不太是时候,要是让他看到我妈那么对你,他肯定觉得我们让你受了委屈,指不定不让你跟我在一起了。 ”祝森南道。

“不啊,爷爷看到你这么护着我,他肯定高兴。 ”她紧紧抱着他。 祝森南觉得她的脑回路跟平常人有点不太一样,非要形容的话,就是……特别大度。

好似自己的什么,她都能包容。

她爱他,他从来都感受得到。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爱她,但能得她的爱,他觉得很安心。

他想守护她。 “事情还是先别告诉爷爷,免得他担心,等我妈气消了,再让他们见面。 ”他道。

“嗯。

”……梅星月见祝森南不听她的话跟段湫离婚,直接找上门来。

彼时段湫、祝森南,和爷爷三人正一起在吃晚饭,突然门就被敲得震天响,段湫和祝森南对看一眼,爷爷特别奇怪,“谁啊,怎么敲得这么急?”祝森南放下碗筷起了身,“我去开门。

”门外果然就是他妈。 “妈,你怎么来了?”梅星月推开他,进了门,看到段爷爷,倒是愣了下,随即冷呵了一声,“段爷爷什么时候来的,正好,您回国来正好,把您孙女给带回去,我们祝家不要她这个儿媳妇了。 ”段爷爷见到亲家本来还扬起笑脸来打招呼的,听见她这么说,变了脸色,“发生什么事了?”梅星月看看段湫又看看自己儿子,“你们还什么都没说是吧,横竖我都是坏人了,那我就当个彻底。 ”她对段爷爷道:“您孙女把阿南舅舅害死了,他们俩没法在一起了,您把她领回去吧。

”段爷爷惊了,“什么?”急忙去问段湫,“小湫,怎么回事?你婆婆说的是真的?”段湫:“这……”“爷爷,并没有。 ”祝森南解释道。 后面祝志远匆匆追赶而来,看到段爷爷也是有些意外,“亲家爷爷什么时候来了,您好您好。

”还没等爷爷跟他寒暄,梅星月又叫起来,“我说的当然是真的,您的好孙女,祝家的好儿媳,就是这么当的,那是我亲弟弟,安的什么心,拿别人的好处,不顾自家人死活,我们祝家庙小留不了她这尊大佛!”祝森南去拉他妈,“妈,您别闹了,不关小湫的事,您和我爸先回去。

”祝志远也来拉她。

两人都被她疯了一样甩开了。 又是泪流满面,“怎么不关她的事?啊?怎么不关她的事!就是她害死了我弟弟,我容不下她,你赶紧跟她离,赶紧让她走!”祝森南扶了扶额,“妈,我先送你们回去。 ”“我不回去,我不走,你让她走,快点让她走!”段爷爷有些着急了,拉着段湫问:“小湫,到底怎么回事?”梅星月在哭喊,怎么拉都拉不住,说的话越来越难听,“这么个狠毒的女人,你还要跟她过吗?哪天被她卖了你都不知道!赶紧跟她断绝关系,听到没有!”祝森南捏了捏拳,眼睛闭了闭,“妈,梅曼宁恨您,您知道吗?”轻轻的一句话,让梅星月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