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2019-07-22 / 来源:本站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这个念头刚从脑袋里浮出来,就被陈一峰狠狠地压了回去,怎么可能?现在外界都说,慕洛琛和苏家小姐苏瑾年的感情,好到了极点,两人多次高调的出席宴会,连他都在猜测,慕洛琛会不会为了这个苏瑾年而和叶简汐离婚……慕洛琛又怎么可能,去伤了苏瑾年的父亲?“慕少,不查下去,怎么给苏家一个交代?还有……裴家,裴老爷子今天问过苏淮仁的案子。 ”陈一峰小心的问。

“怎么交代,需要我教你吗?”慕洛琛淡声反问。

陈一峰顿了下,忽然颔首:“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既然要不能查到真正的肇事者,又要给两家一个交代,那只需要有一个假的肇事者来代替这个真的。 而要找一个肇事者,监狱里那么多的亡命之徒,随便找一个,再给一笔钱,实在是太容易了……苏母醒过来,慕洛琛带着陈一峰见了她。

陈一峰当着肃穆的面,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一定会尽快把凶手抓到,给苏家一个交代。 苏母这才放心。

“陈队长,警察局还有的忙,你先回去吧,不用在这边陪着了。 ”慕洛琛说道。

陈一峰巴不得走,他实在不想再对着苏母,看着她哭哭啼啼了,于是说了声告辞就走。 慕洛琛出门送他。

把陈一峰送到了车上,慕洛琛转身准备回去的时候,周文达却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电话刚接通,周文达焦急的声音便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

“少爷,不好了,老爷子刚进了医院,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你赶紧过来吧。 ”“你现在在哪?”慕洛琛脸色一沉,冷声问。

“在仁和医院。

”“我立刻到。

”挂断了电话,慕洛琛没来得及跟苏母打一声招呼,就立刻开车往仁和医院的方向走,好在人民医院和仁和医院离得不远,十分钟后,车子抵达仁和医院。 慕洛琛匆匆的赶到急救室,慕家其他几个人已经在医院门口等着了。

章子芩红着眼睛,责怪他:“阿琛,你平日里都忙着些什么,连家都不能回了,现在你爷爷病重躺在医院里,你也需要其他人通知,你到底有没有把这个家放在心上?”“你少说两句,儿子已经很心烦了,你再数落他,能有什么用?是能把真凶绳之以法,还是怎么的?”慕江城不耐的说。 章子芩瞪了他一眼。 慕洛琛没把章子芩的话放在心上,但看到想到老爷子就躺在手术室里,脸色相当不好看:“爸,到底是怎么回事?爷爷的病情不是快好了吗?为什么会忽然恶化?”甚至到了下达病危通知书的地步。

慕江城脸上露出气愤的神情,狠狠地拍了下墙说:“还不是裴锦德那个狗贼!今天早上开会的时候,你爷爷的茶被人给偷偷换盛了五叶茶,五叶茶里有和你爷爷吃的心脏病药里有相冲的东西,你爷爷喝了之后,没多会儿就觉得不舒服了。 ”裴锦德几次三番想拉自家老爷子下马,前几次不成功,这次干脆用阴的!食物相冲,很难查出来,哪怕送到医院,医生也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查出来病因。 可等查出来已经迟了,老爷子又吐了一次血。 慕江城再温和的脾气,在亲眼看到自家老爷子吐血,也没办法淡定了,当场问候了裴锦德几辈的祖宗。 慕洛琛面若冰霜:“没调取会场里的监控吗?”“已经调取了,换你爷爷茶叶的是政府公办的一个女职员,现在已经控制了起来,她不肯说出来,自己和裴锦德的关系,所以还在审问中。

”慕洛琛嘴角露出一抹狠厉,“等下把她交给我,我来审问她。 ”慕江城点了点头,没说话。

到了这一步,还能说什么?老爷子倒了,慕家的靠山也就倒了,如今裴锦德这么嚣张,只会把慕家一步步的逼上绝路。

慕江城第一次,感觉到透心凉的滋味。

冯梓云在一旁,看着父子俩个说完,上前一步说:“阿琛,要不要把知寒调回来帮你?我知道,他现在帮不上多大的忙,可好歹是自家的人,你能信得过。 ”上次老爷子被气病之后,老爷子就把知寒调到了外地,让他在临海市做了书记。

本来老爷子是准备让慕知寒熬资历,等过一阵子把他调回来,再安排其他职位的,可现在看来,提前把知寒叫回来好一些。

哪怕慕家大乱,她也能有个庇护……冯梓云话说完,惴惴不安的等着慕洛琛表态。 现在慕家当权的是慕洛琛,若是他不同意,她就是把脑袋钻破了,也不可能把知寒调回来。

慕洛琛听到冯梓云的话,没立刻开口,而是沉默了下来,老爷子把知寒调到外地,自然有他的用意。 慕知寒从政的时间短,爬得太快会惹别人非议,哪怕有老爷子做靠山也不可能压下所有的言论,要知道容子澈当初是从一个小小的科长做起的,他经过整整四年时间,才做到如今厅长的位置。

可饶是这样,也有不少人在背后非议。

老爷子把知寒调到外省,是不想让他在裴锦德眼皮底下工作。 若是老爷子能撑个一两年,再把慕知寒调回来,那再安排职位,多少能名正言顺一些。

现在把慕知寒调回来……之前老爷子的安排都白费了。

可不把慕知寒调回来,又能怎样?如今老爷子病倒,慕家其他人没人能顶替老爷子的位置,甚至连升迁都不可能,不把知寒调回来,慕家在政治方面就会处于被动的位置。

慕洛琛久久的不开口说话。 冯梓云的心被吊的越发的忐忑不安。 就在她按耐不住准备开口的时候,慕洛琛说:“先让知寒请假回来,至于调不调回来的事情,等他回来再说。

”冯梓云心里虽然对这个答复不怎么满意,可儿子能回来,她至少能安一半的心了。

“好,我这就打电话给知寒。

”冯梓云掏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那边急救室的门嘭的一声打开。 慕家所有人都冲上了前,围着医生问:“医生,我们家老爷子的情况怎么样了?”医生摘下口罩说,“慕先生,慕太太,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了,老爷子的情况暂时稳定了下来,不过你们随时要做好准备。

”这个准备,自然是老爷子不行的准备……在场听到这个消息的,心底具是一冷。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