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邵云峰从《忆大山》看党外知识分子工作
2019-06-17 / 来源:本站

邵云峰从《忆大山》看党外知识分子工作

世纪年代既是当地县委对党外干部安排的突破,也是对党外人士贾大山的考验。

上任后,他不负厚望,一心扑在工作上,为正定的文化事业“辛劳奔走”,正如《忆大山》中写到:“上任伊始,他就下基层、访群众、查问题、定制度,几个月下来,便把原来比较混乱的文化系统整治得井井有条。 ”在任期间,他非常重视当地古文物的保护、维修、发掘等工作,一旦确认某个文化项目需要款项,便会竭尽全力去跑款项,不达目的绝不休息。

正定当地的钟楼、凌霄塔、大悲阁等古迹的修缮工程,无不浸透着他辛劳奔走的汗水。 不但在工作上信任支持,而且习近平还把贾大山这里作为及时了解社情民意的窗口和渠道,把贾大山作为自己行政与为人的参谋和榜样。 不难看出,他们用实践验证了年月,毛泽东在《大量吸收知识分子》中指出的那样:“没有知识分子的参加,革命的胜利是不可能的”“应该大量吸收知识分子加入我们的军队,加入我们的学校,加入政府工作”。

次回正定。

《忆大山》中写到:“年月日,我又一次回到正定,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去看望大山。

这时的大山,身体的能量几近耗尽,他的面色更加憔悴,形体愈显瘦小,声音嘶哑,眼光浑浊,话语已经不很连贯,说几句就要歇一歇。

此时我心中已有一种预感——恐怕大山的驾鹤西去为期不远了。

至此,一股悲怆的情绪油然而生,我不由自主地紧紧握住大山的手,泪水溢满了眼眶。

”贾大山的儿子贾永辉回忆说:在我看来,他们的交往很简单,就是那种建立在相互尊重基础上的“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交往。

建立在这一基础上的友谊,经受住了岁月的磨砺,愈久愈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