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城的名字作文1200字以上
2019-06-12 / 来源:本站

城的名字作文1200字以上

百战沙场碎铁衣,城南已合数重围。 突营射杀呼延将,独领残兵千骑归。

——从军行我抬头看着夕阳。 一颗融铁一样的金红色头颅,缠绕着血红的云絮。

半边天空似在燃烧,铁甲也似镀了一层鲜血,多么放肆而血腥的风景。

我抚摸着胯下战马滚烫的金属护额,回头看了一眼那座城。

这是一座孤城,身后是万仞险峰。

它沉稳地矗立,耸入霄汉,仿佛千万年前就是这般模样。

城前是千万铁骑,清一色的重甲,长枪如林。

他们站在那里,使整片土地仿佛被细密的鳞甲覆盖。

源源不断的杀气在空气中滚滚漫卷,让人简直无法呼吸。

他们即将攻城。 而挡在城与他们之间的,只有五人。 我便是将军。 跟在我身后的,是Brave、Obsession、Proud和Stubborn。

我的四位勇士。

自我第一次战斗起,他们就已誓死追随我左右,寸步不离。 我按着剑柄,铜头铁额,身后的披风飒飒地飞扬,连同漆黑的齐肩发,被夕阳浸泡的猩红。 没错,我是女孩。 但是我有战斗的权利。 我知道这座城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并不是利益,并不是地位,却是值得用生命来守卫的东西。 “龙将军,您的头发是红色的。

好美。

”Obsession对我说。 “红色?”我回头莞尔,“你大概看错了。 我的头发是黑色的。 你看到的是我敌人的鲜血。 ”我御马向前了一步,因为敌方领队的骑士已预备抽出长剑。

“记得我们第一次出征吗?”Proud问我。

第一次出征?我第一次的出征就是为了守这座城。

可是太久了,记不清了。

“我可是记得呢。

”他接着说。

“我远远看见您骑在马上,剑比人长。

您父亲替你牵着缰绳。

当时您的母亲和老师都站在城墙上看着您,您知道吗?可是现在您执意要一个人战斗。 ”“我不是一个人哦。

我有你们。

我有家人、恩师、朋友,现在他们虽然没有陪我一起,但是他们一直站在我身后看着我。

不是吗?”说话间,一声整齐的“刷”,是金属相互摩擦的声音。

五个人一齐拔剑,一字排开。 我回头扬了扬下巴,示意城上士兵将城门吊起。

这是事先说过的。

城门吱嘎吱嘎地上升。 敌方大惊失色。

他们大概以为我疯了,因为他们一定是从没见过有人这样迎战——将军是女孩!不怕死地主动出城!只派四个骑士跟随!还吊起城门!我用大拇指试了试剑锋。 剑很锋利,刃薄如纸。

敌方仍然不动。

他们等着更多的士兵出城。

“拔剑吧,那边的骑士!我们的人到齐了!”Brave朝那边喊。

对面一阵骚动。 我看在眼里,只微笑。 领队的骑士喊了一句什么,接着抽出长剑。 随即,他身后的千万铁骑一齐挺枪。

远远望去,一片银光闪烁。

“冲!”双方瞬间撞上了。 我骑马向前冲,面前是一片矛尖,正朝着我。

我将它们拨开。

不,不对,和我想象的有些不同。 应付那些密密麻麻的长枪,比我想的难度大些。

可是没什么大问题。 直至现在,没有一杆枪能够近我的身。

这时在城头观战一定很震撼,因为人群中总有五个移动的点,让士兵不断重重逼近又重重倒伏。

他们看见了,年轻人尚且骁勇至此,何况是女孩。

他们已经不会像开始那样贸然进攻。

那是什么?云梯?哦,没关系,城上的战士已经做好准备。 我拨开眼前的一束长枪,抽空朝城楼上望了一眼。 已经搭上了四架云梯,上面不断有蚂蚁一样的士兵在向上爬。

接着是第五架,第六架。

不断有箭射出,不断有滚木石从城上落下来,也不断有人掉下来。 喊声震得耳膜隐隐作痛。

一杆枪贴着耳根擦过,几乎划破了皮肤。 我大惊,连忙凝神应付。 我不能死。

我身上牵连的不止是一个人的生命、荣耀和希望,我不会输!“不简单。

”身后,一个沉稳的声音传来,一听就知道此人绝非等闲。

声音深得像古井,沉得像山石,又有厚重的煞气衬底。 是了。

领队的骑士。

我拨骑回身,挺剑立马。

杀气如玉城雪岭蔽天而来,从两人身上溢出,士兵竟无一人敢靠近。 就是他了,解决了他,就把握了战局,就必胜。 他也绝对想杀我,太想了。 可我必须赢。 我会先干掉他。 “龙将军。

领教了。 ”他的马像黑色的燕,闪电一般飞驰而来。 一片银色光影直指咽喉。

我侧身躲过。 没想到他手腕一转,利剑斜削过来,这分明是要取我项上人头。

够狠。 想要赢他就必须比他狠。 我急闪,险险躲过,同时手中一人高的长剑拦腰斩向他。

他左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短剑。

我的剑正砍在上面。

断了。 两人的马擦肩而过。

我几乎出一身冷汗。

可是我要赢!我夺过一杆长枪。

枪杆很粗,有寒光竣厉的金属枪头。

我将枪横过,仍旧挥剑冲上。 挥着那把断剑。

他用那把短剑来挡。

这真是把好剑,我的剑又短了一截。 擦身而过之后,我立刻拨回战马,挺枪冲上!他回身来挡。

枪顶在剑背上,枪头折断!我仍然用枪杆顶住,继续加速!我要赢!我要赢!马巨大的冲击力将又长又粗的枪杆劈成了篾条,从头到尾。

我真是疯了。 两人第三次擦身而过。

我敢打赌只这一下,他已经半死了,毕竟是如此大的冲击力。 除非他和死神有过密约。

怎么?他怎么还不摔下马背?!这样的冲击,他竟挡下了?!我回头看了一眼。

虽然没有摔下马,但大概已经七荤八素了。 一条弧形光晕划过。 又一个敌人被斩于马下。 我握着断剑,手牵缰绳,战马仰头嘶鸣。 夕阳在这时候颜色最浓烈,像一个被揉搓的灵魂将鲜血喷射在天空里。 我立在夕阳中,立在浩大的天地间,像一个真正的战士那样。

心脏突然一阵抽痛。 没错,定是有人受伤了。 果然,不远处的士兵都超一个方向涌去。

我狠拽缰绳,逼得战马前蹄扬起,然后急转马头,一路砍杀一路冲过去。 是Brave没错!他的马大概死了。 我伸手拽住他,因为性急,自己却险些翻下马背。

他借力跃上我的马。

我看见他的右臂伤了。 “抓紧了!你差点杀了自己,笨蛋!”“我不会死啊。

”他说,“受多重的伤我也不会死啊。

只要您活着,我就永远不死。

因为,我是您的勇敢啊!”对,我几乎忘了!Brave,勇敢!他是我心脏的一部分,他是我的勇敢!除非我死,他才会死。

包括Proud骄傲,Obsession执念,Stubborn倔强,都是我心脏的一部分,生命与我相连。

即使不死,我也不愿他们受到任何损伤。 因为他们是我的刀,我的剑,我的魂。 我感觉到有东西滴在我小腿外侧的鱼鳞甲片上。 隔着甲衣我也真切地感觉到了。 是血。

是我的勇敢在流血。

我已经感到胆怯了吗?真令人失望。 不过我努力不受影响,因为我发誓会奋战到最后。

云梯一架架倒下的时候,月亮已经把我被夕阳染成通红的头发重新洗得漆黑,又镀了一层绝妙的银白。

地上只剩伏尸倒戈残甲,敌人已经撤退。

只有四匹马仍站着。 马上的人互相露出一个疲惫的胜利的笑容。

城门大开,我们骑着马进了城。

我忽然发现月亮大得吓人,城在月光下变得奇美无比。 我的家人、老师、朋友都在。 我就知道他们会一直站在我身后,看着我的。 我知道战斗还没有结束。 下一拨兵马随时会来。 但我不会后退,我会冲在最前面的。 为了信仰。 为了荣耀。 有一个骑马的战士刚从沙场上胜利归来,她的披风她的铠甲覆盖着鲜血与光辉。

她已归城。

这是她用一切来守护的城。

只有她知道这座城的和含义。 城的名字叫Dream。 梦想。 初二:付欣娆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