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意外电话 在分别十年后到来
2019-07-12 / 来源:本站

意外电话 在分别十年后到来

前天,我意外接到何浩志的电话。 我们已经十多年没有见面了,但是,当他刚刚说“喂”的时候,我已经叫出了他的名字,“何浩志!”接着他也叫出“潘梦洁!”然后,我们一起傻笑,像当年小小年纪的时候。

我与何浩志是小学同学,初中同学了一年,之后,他便转学了。

何浩志转学很突然,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形影不离的我。

在他两天没来学校之后,我问了老师才知道这个消息。

那天,回家的路显得格外漫长,我感觉自己的心仿佛破了一个窟窿,我一面走里边一面沙沙地漏下东西来,后来,我的心便空了。

我很伤心也很愤怒,转学这么大的事情,何浩志居然没有告诉我。

我一直等着何浩志来向我告别,但是一直没有等到。

何浩志的家离县城很远,我没有去过,也没有勇气找过去。

我只能向同学旁敲侧击地打听他的消息,可是,没有人知道他转学去了哪里。

后来,我偶然得知他高中没毕业就入伍了。 我暗暗为他高兴,成为一个军人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接下来的十多年,我们各自过着自己的生活。

只是在不经意的时候,我依然会想起他,想起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回家;想起他帮我打跑那些欺负我的坏男孩;想起他在桌角偷偷刻下我的名字……我没有奢望我们还能再见,可是,就在我毫无准备的某天,我却接到了他的电话。 十多年的分别他问我这些年过得怎么样?我说,像正常的女人一样,读书、恋爱……“那么,你现在结婚了?”他有些急切地打断我的话。

“还没有,但是快了……”我说。

“那就还来得及。 ”说完这句话,他兀自笑出声来。 “什么来得及?”我逼问他。

“来得及追你,来得及娶你!”我没有想到他如此直接,幸福来得这般突然,像巨浪一般将我掀倒在地。

这么多年,我一直无法界定这份情感,我总怀疑是不是我一厢情愿,否则他为什么不主动跟我联系。

这天,我终于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他是爱我的,就如我爱他一样。

可是,他的回应来得如此之晚,我和男友的婚期已定,就在今年十月。

我们已经见过双方家长,订了酒宴,拍了婚纱,只差发帖通知宾客了……“这么多年,你去了哪里,怎么现在才想起来找我?”我是真的生气了。

在何浩志的诉说中,我第一次得知这个男孩的心路历程。

就如我不知道他爱着我一样,何浩志也不知道我喜欢他。 当他被家人强迫着转学的时候,他想过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但是叛逆的他被家人锁了起来。

“转学一个月后,我曾回学校找过你,我站在学校围栏外面,看见你坐在操场的秋千上发呆,我很想进去找你,可是我没有勇气。

我觉得一直都是我在暗恋着你。

”何浩志说,那次分别之后,因缘际会下他彻底与我失去了联系。

最后的决定“前年,我辗转获得了你的电话号码,同时也得知了你结婚的消息。

这对我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

我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

”何浩志说,正是这个错误的信息让我们的见面推迟了两年。 直到不久前,他通过以前的同学联系到我的哥哥,才知道我还没有结婚。 “当时我就对自己说,不能再等了,我不能再错过你了。

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谈过恋爱,因为我心里始终只有你一个人。 ”何浩志的表白近乎赤裸让我心跳不已,可是,这样的表白迟到了太久,迟了十多年。 我很想对他说,我也爱你,我明天就去杭州找你。

可是,我不能。 现在的男友,确切地说是未婚夫,我们的感情比较平淡。 他是一个粗枝大叶的人,你生病了他不会嘘寒问暖,你生气了他可能要半天才能反应过来。 他对你好的唯一方式就是给钱,你买什么做什么他一概不问,看着你花钱,他很开心,以为你也开心。 虽然如此,但他是个货真价实的好人,也得到了我家人的一致认可。 如果为一个分别了十多年的曾经的小学同学而悔婚,我想我的家人一定会认为我疯了。

与何浩志的通话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最后,他留下一句话“三天后,无论你是否过来,我都会在杭州等你。 ”正是这句话让我愁肠百转,我明白我是爱他的,可是我要为了这份丢失十多年的爱放弃安稳的生活,一切重新开始吗?我不能回答自己。 后记:两天后,记者接到潘梦洁的短信:“我还是去了,不管我最后会不会跟他在一起,我都要去找他,否则我一辈子也不会安心,祝我好运吧。

”(口述实录文中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