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步步囚婚:季少,你别太过分
2019-07-21 / 来源:本站

步步囚婚:季少,你别太过分

正文第七十一章被赶走[更新时间]2019-07-2116:59:29[字数]2073顾倾城知道一定是那些新闻惹得事情,可是她没有选择,既然季逸尘的母亲这么的讨厌她,季逸尘又跟她之间发生了这样不愉快的事情。 “好,我去拿件衣服。 ”顾倾城转身拿了两件衣服。 走到客厅想要去跟季母说个话,可是季母那不想搭理她的样子让她知道即便是说了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的。

她转身走出了季逸尘的家,夜里灯火通明,看着楼上家家户户亮着的灯让她更加的伤感,她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顾倾城想要去买瓶水,可是走到门口便看到便利店里的电视在播放着关于她的新闻。 媒体永远都是这么的积极,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被拍到,不然的话又不知道会被说成是什么样子。 她坐在路边拿起手机,手在季逸尘的号码前停留了很多个瞬间却又始终没有摁下。 ‘我走了。 ’顾倾城犹豫再三还是给季逸尘发了个信息。 然后买了张机票离开了这个城市,她需要让自己静一静,这个是时候她是不适合出来的。 季逸尘跟季霖在一起,正准备回去的时候,突然间看到顾倾城发来的信息,顿时感到诧异。 她走了?季逸尘有些不敢相信,他还没有生气呢,她倒是先走了。 季逸尘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敢不经他的允许就离开了!可是到了家的季逸尘疑惑却更深了,因为门开着,很多东西都在门外,屋内还有女人的声音正在指导着什么。 “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清出去,明天把那个密码锁再换一下。 ”季逸尘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才回过神来。 他的母亲来了,所以顾倾城离开一点都不奇怪了。

“回来啦?累了吧,妈妈马上就把这里收拾好了,你跟妈妈一起去吃好吃的,我也饿了。 ”季母以为季逸尘看到那些新闻必定是不想再跟顾倾城在一起了,所以脸上都是笑意。 顾倾城看着完全陌生的屋子,还有顾倾城已经被扔掉的东西顿时愤怒。

“谁叫你来的!”声音无比的清冷。 季母顿时疑惑,他们季家的房子为什么她不能进。 “这里可是姓季的,我以为你清楚,她顾倾城不是什么好人,陷害妹妹进监狱,现在又毁了妹妹的事业,这种人你跟她还有必要再下去吗?”季母有些激动。 在她看来现在这样做是为了季氏扫清障碍,是为了季家做好事的。 “你回家去。 ”季逸尘无比的心烦,冷声跟自己的母亲说着话。 季母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样也有些不开心,但是却又不知道季逸尘的脾气,她知道不能太跟季逸尘对着干。

“逸尘,顾倾城她······”“你根本不了解她,回家去,以后不要来这里。 ”季逸尘拉着母亲直接到外面,随后便关上了门。

他知道季霖一定就会送他的母亲回去,但是顾倾城现在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季逸尘拿起手机便给顾倾城打电话,但是她的电话却一直显示已关机。

她是在生气吗?她应该不会,可是她现在没有房子,会去哪里呢?医院?季逸尘想起顾倾城的目前在医院住着立即去医院,可是医院的前台却说根本没有人来过。

“季少,您怎么这么晚来这里?”顾梁刚准备出去买些生活用品却在一楼看见了季逸尘。

。 季逸尘一时间沉默,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顾梁。

顾梁的脸色突然变化,一脸的惊恐和忧愁,这个时候季逸尘来医院一定是来找他的女儿的。 手中的水果顿时落地,瓜果散落一地。

他就这么一个女儿,不能出什么事情的,可是现在季逸尘的表情不得不让他多想。

“倾城她怎么了?她怎么了?你告诉我,我的女儿在哪里!”顾梁抓着季逸尘的胳膊质问着,根本不知道网络上发生的事情。

他已经顾不得其他了,心中只有自己的女儿。

“她没事,停几天我会带着她来看你,放心。 ”季逸尘拂开顾梁的手便走出了医院。 顾梁呆滞在医院的一楼,苍老的脸上滑过两滴泪珠,这个女儿从小便吃苦,现在碰到季少这样的人,难免会经受的更多。

他真的怕顾倾城万一想不开去做什么傻事,她本来就是为了家人才跟季逸尘在一起的,万一有什么事情,他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去机场查,顾倾城坐了哪趟航班,如果没有就去查火车,务必查到她的所有行程!”季逸尘出了医院便命令着助手。

只要她使用了身份证,他就一定能找到她。

可是顾倾城也不傻,她故意没有去使用身份证,她只是用身份证随便到了一个地方,然后便在网上找了一家不需要身份证登记的民宿。

等到知道哦那家民宿的时候已经是凌晨,老板很热情,顾倾城拿着丝巾围着脸不想被人认出。

老板竟然说看着她就不像是坏人,还给她送了热水和吃的。

顾倾城吃完东西好好的睡了一觉,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她还是稳稳的睡了一觉,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

她打开手机,一连串的季逸尘的未接来电,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有点窃喜,他也会有紧张她的时候。

她没有立即去回电话,上了新闻页面,上面还都是她的新闻,她真是感到崩溃,就没有一个好消息。 顾弈诺的戏也是越演越好,网上还是全部在黑她。

何书恒的电话突然打来,她才知道公司的项目又断掉了两个。

她本来就风雨飘摇的顾氏,现在又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她知道自己必须得想一个万全之策扳回这局。 但是现在不可以,她必须得去看顾弈诺有多少底牌,等到顾弈诺全部都亮出来她再一一去击退。 她不知道季逸尘竟然一夜都没有睡,一直在给她打电话。 顾倾城刚准备起床的时候,突然季逸尘的电话来了。

她在犹豫着该不该去接,可是还是没有战胜心底对他的感觉。 “去哪里了?”季逸尘低沉的嗓音从听筒里传来,那沙哑的声音一听就是没有睡好。 她突然有点自责,或许她不该这样的,季逸尘也没有什么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