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一百十九章 雾湖选峰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2019-07-09 / 来源:本站

第一百十九章 雾湖选峰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衍宗师兄,雾湖选峰仪式是怎么回事?”与帝衍宗交谈片刻,除去对这神秘莫测的白衣光头少年,感到好奇之外,秦墨对于雾湖选峰的仪式内容,也感到相当好奇。

帝衍宗闭目,额头红痣宛如宝石,笑道:“如今千元宗的内门分为十峰,为了避免争抢天才弟子的情况,近百年前,宗主就定下了雾湖选峰的规矩。 ”所谓雾湖选峰仪式,就是乘着乌篷船,在湖中随波逐流,飘到哪一峰,就为哪一峰的弟子。 百年前,千元宗的宗主定下这个规矩,并在这片湖泊周围,布下正反颠倒的两座玄级上阶的迷阵,从此这片湖泊雾气弥漫,即便先天以上的武者,亦是难以辨明方向。 这样的规矩,有效解决了内门十峰抢夺天才弟子的争斗,避免出现一峰独大的局面,有利于宗门稳定持续发展。 “十峰之中,实力最强的一峰,自是宗主所在的宗主峰,其次是宗门刑律长老所在的千幻峰,第三是碧落峰,此峰也是宗门男弟子最想去的地方。

”“墨师弟若能进入三峰之一,都算是好运气。 ”“最后一个忠告,雾湖选峰结束后,墨师弟便是内门候补弟子的一员,但是,千万不可因此懈怠。 两月之后,会举行内门候补弟子的考核,若是不合格,依然会被剥夺内门候补弟子的资格。

切记!告辞!”“祝墨师弟好运……”话音落——,帝衍宗身形一动,整个身躯如羽毛一般,轻飘飘落在一艘乌篷船上,随着水波流动,消失在雾湖深处。

望着船只消失的方向,秦墨微微皱眉,喃喃道:“以帝衍宗的超凡资质,为何会成为内门候补弟子?宗门师长们,难道没有发觉此人的非凡之处?”“哼!这有何奇怪的,自然是有特殊的原因。 就比如你这臭小子,只要亮出身具一缕剑魂的底牌,不也是轻松能够跻身内门弟子么?”耳边,银澄嘲弄的声音响起,秦墨不禁撇嘴,他不想显露身具剑魂的最主要原因,还不是被这头狐狸害的。 若是因他锋芒毕露,继而被其他人发现,他身边跟着一头七尾青焰妖狐,还是一头重伤的妖狐,还不知会引来怎样的麻烦。 何况,重伤银澄的那位强者,便是来自西翎战城的落月峰,如果被其知晓,银澄也在西翎战城,以这头妖狐的恶劣性格,一定会将秦墨拖下水,到时候,他就成了被殃及的一条池鱼。

“走,雾湖选峰,看看我的运气。

”身形一动,秦墨已掠至最后一艘乌篷船上,刚一上船,湖水便流动起来,推动船只,朝着雾湖深处而去。

……湖岸在视野中消失,乌篷船四周便是雾气弥漫,难以分辨东西南北。

站在船头,展开“耳闻如视”,秦墨惊愕发现,凭借斗战圣体第二层的感知,竟然只能看清十丈以内的情景。 这种情况,他只在阴骨竹林中遇到过,不禁惊讶雾湖周围的迷阵威力。

“哼!千元宗的宗主也是厉害人物,布置的正反两重迷阵,相辅相成,威力倍增。 两阵叠加的威力,堪比一座地级下阶的迷阵。

”银澄冷哼着说道。 随即,秦墨放弃探查雾湖的虚实,盘坐船头,随波逐流,想看看这艘乌篷船,到底会停靠在哪一峰的岸边。 良久,当雾气浸湿了秦墨的衣物,前方隐约浮现岸边的景象,一座山峰的轮廓若隐若现。 “快到了……”秦墨目光微动,心中莫名有一丝激动,这算是今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拜入一个宗门,也不知接下来,会遇到怎样的师长,怎样的同门。 “终于快到了!”肩膀上,银澄突然开口传音,“我饿了,小子,等一会儿,给我多弄点好吃的。 ”懒得搭理这头狐狸,随着这艘乌篷船靠岸,秦墨纵身跃起,掠至岸边。 环顾四周,赫然发现周围怪石嶙峋,充斥着一种森冷的寒气。

同时,在这种寒气中,隐隐又有一丝炙热的气息,端是极为怪异。

山脚下,一条长长的台阶,一直延伸至山上,却是并没有看到灯火。 抬头仰望,看着夜色中一座高耸的山峰,秦墨喃喃道:“这里的气息好奇怪,森寒带炙,该是十峰之中的哪一峰?”“管他是哪一峰……,有好吃的就行。

没好吃的,小子你要给我做……”银澄有气无力的开口,身体蜷着秦墨的颈脖,在他脖子上绕了一圈,似是真的饿坏了。 见状,秦墨暗中皱眉,明白过来,应该是这里森冷的寒气,牵动了这头妖狐的寒毒,所以,才让它浑身无力。

“别急,等先拜见峰主,了解情况后,就有好吃的了。

”抬脚走上台阶,秦墨朝山上掠去。

……这座山峰的岩石相当奇异,淡蓝色的岩石中,有着一丝丝浅红纹路,踏在这种岩石的台阶上,森冷的温度透过脚底,直窜至全身,其中又有一丝极为难受的灼热。

深夜,那条长长台阶的半山腰处,秦墨正在艰难前行,他耗费了一个时辰,才从山脚下走到这里。 咯吱、咯吱……,秦墨双腿竟是覆满薄冰,每踏出一步,皆有碎冰沙沙洒落。 “这座山峰真是古怪,岩石之中蕴含如此寒气,到底是十峰中的哪一峰?”一个时辰前,秦墨是踏着【离箭步】在登山,现在他只能用走的,每一步迈出,双腿都会结上一层新的冰霜,那刺骨的寒气足以让一个普通人,瞬间冻成冰棍。

越往山顶,台阶上的寒气越重,在半山腰的位置,台阶上的寒气,已经足以让武师修为的武者难以前行。 幸亏,秦墨突破斗战圣体第二层,乃是在极阳之地,以【火蚕玄沙】淬体,脱胎换骨之时,四肢百骸中蕴含一丝焰气,能够抵御极寒的温度。 否则,登到这座山峰的半山腰处,他便只能止步不前了。

“岩石中的森冷寒气中,又有着一丝灼热,这座山峰实是古怪。 ”站在一个台阶上,仅是静止片刻,薄冰便已蔓延至大腿,秦墨无奈摇头,运转一丝真气,震散了冰屑,继续前行。 “冻死本狐大人了,这座山峰好古怪呀,寒中蕴炽……”银澄冻醒过来,不断打着喷嚏,身体更加紧缠着秦墨的脖子,将他勒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你别抱怨了,这座山峰如此奇异,想必是千元十峰中,不同凡响的一峰。 我在此修炼,实力进境越快,也能越快治疗银澄阁下你的寒毒……”一人一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忽然看到台阶旁边,一条小路出现,通往一片空地,若有若无的灯光,在黑夜中分外明亮。

“到了……”“快走,快走,本狐大人快要被饿死、冻死了……”秦墨顿时加快脚步,提聚体内剩余不多的真气,朝着那片空地飞掠而去。 片刻,秦墨来到空地边缘,只见一间木屋坐落在那里,微弱的灯光从窗棂中投射出来。

数块蓝岩屋边绕,几棵黑松栽门前。

夜色深沉,秦墨伫立在木屋前,环视四周的淡蓝岩石,黑皮松树,这些事物摆列的看似随意,却是一种似简实难的阵法。

“内门候补弟子秦墨,通过雾湖选峰仪式,前来拜见此峰主人……”秦墨朗声说道。

连续喊了三遍,木屋中没有回音,秦墨不禁皱眉,有些担心此峰的主人,可能是一个脾气古怪的宗门长辈,那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 咯吱……正在这时,木屋的门打开,一个矮小的身影迈步而出,四周的寒气随之涌动起来,仿佛受到一种无形力量的挤压,朝着四周溢去,周围的温度顿时温暖起来。

门前,站着一位瘦削的男子,他身形不高,比秦墨还要矮上少许,灰白长发及肩,肌肤却如婴儿般光滑,从外观上看,实在难以辨认此人的真实年龄。 只是,此人出现开始,便让人情不自禁,将目光放在这人身上。

秦墨不禁为之惊叹,今夜先是遇见帝衍宗,现在又遇见此人,皆是堪称超凡脱俗的人物。 “哦。 内门候补弟子,到我这冰焱峰?”那男子笑了起来,有若温玉般柔和,“是叫秦墨是么……,你的运气可是有些差哦……”………………………………(祝诸位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