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晏殊《浣溪沙》翻译赏析
2019-07-09 / 来源:本站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晏殊《浣溪沙》翻译赏析

浣溪沙宋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②。

[作者简介]晏殊(991-1055)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字同叔。 北宋抚州临川(今属江西)文港乡(今属进贤县)人,北宋前期著名词人。

晏殊自幼聪明,七岁能文,被称为神童,十四岁以神童入试,赐进士出身,命为秘书省正字,迁太常寺奉礼郎、光禄寺丞、尚书户部员外郎、太子舍人、翰林学士、左庶子,仁宗即位迁右谏议大夫兼侍读学士加给事中,进礼部侍郎,拜枢密使、参加政事加尚书左丞,庆历中拜集贤殿学士、同平章事兼枢密使、礼部刑部尚书、观文殿大学士知永兴军、兵部尚书,封临淄公,谥号元献,世称晏元献。 晏殊历任要职,更兼提拔后进,如范仲淹、韩琦、等,皆出其门。

他以词著于文坛,尤擅小令,有《珠玉词》一百三十余首,风格含蓄宛丽。 其代表作为《浣溪沙》、《蝶恋花》、《踏莎行》、《破阵子》、《鹊踏枝》等,其中《浣溪沙》中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为千古传诵的。

他亦工善文,原有诗文二百四十卷,现存不多,大都以典雅华丽见长。

生平详见《宋史》卷三一一。 有胡亦堂辑《晏元献遗文》一卷。 他的词作很有成就,虽然内容上不过是歌儿侍女、风花雪月的,而且充满了富贵气息,但表现手法很含蓄,用词造句工稳,意境优美高雅,风格蕴藉绮靡。 [注释]①《浣溪沙》,词牌名。 浣:音(huàn)②香径:散发着花香的小路。

旧亭台:昔日的亭台楼阁。 徘徊:在一个地方来回地走。

[译文]我填上一曲新词,倒上一杯美酒,这时的天气,与去年相同。

当夕阳西下,何时才能回转?令人无可奈何,看见花儿又残落了;似曾相识,春燕又飞回。

美好的事物无法挽留,只不过是似曾相识而已,想到这些令人感伤。 我独自在小径里徘徊,感觉很伤感。 [赏析]这首词抒写光阴流逝的感伤。

词人以有限的生命来体察无穷的宇宙,把人生放到时空这一广大范畴中来进行思考,于是,这首词便具有某种厚重的哲理韵味了。 上片三句貌似淡淡写来,其中却蕴涵着时间永恒而人生短暂的深长叹惋。 下片通过最有特征的具体事物和生活细节来深化上片勾画的意境: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这是人们心中所有但却是笔底所无的一种诗意的感受。 花落去与燕归来每交替一次,便过了一年,而人生正是在这无穷的交替之中逐渐衰老直至死亡。 晏殊虽然位极人臣,但是他无法挽回流逝的时光,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岁月的脚步匆匆离去。

宦海风波中,晏殊也免不了有沉浮得失。

在官场平庸无聊的应酬中,敏感的诗人当然会时时痛切地感受到生命的无意义消耗。 这就是词人在舒适生活环境中也不能避免的闲愁,是摆脱不了的一种淡淡的哀伤。

[附]晏殊才高学富,识见明决,深知治国本末。 从三十五岁入枢府刘恕年少学博,召至府,重德之,使讲春秋,帅官属往听(《宋史.刘恕传》);鉴于五代以来,天下学校废,遂于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大兴学校,延范仲淹以教生徒,当时四方学者辐辏,其后显身于场屋和朝廷者,多出于此。 宋代兴学,亦自殊始。

当时重才、选才、育才,以晏殊为最力。 范仲淹、孔道辅、韩琦、富弼、宋庠、宋祁、欧阳修、王安石等,均出其门下。 以此,仁宗朝被称为宋代人才最多的朝代,造成了北宋鼎盛的政局。 范镇在挽词中说:平生欲报国,所得是知人。 对晏殊的这一评论,确是很中肯的。 晏殊执政,正当北宋承平之时,也是最墨守祖宗成法之际,在政治上要有所改易更革,虽是宰辅,也难有所作为。 但他在一些重大事情上或在关键的时刻,却敢于兴革,兴学仅其一例。

又如:仁宗即位,章献明肃太后奉遗诏权听政。 宰相丁谓、枢密使曹利用各欲独见奏事,无敢决其议者。 殊建言:群臣奏事太后,垂帘听之,皆毋得见。 议遂决。 西夏元昊寇边时,陕西方用兵,殊请罢内臣监兵,不以阵图授诸将,使得应敌为攻守,及募箭手教之,以备战斗。 又请出宫中长物助边费,凡他司之领财利者,悉罢还度支。 悉为施行。 凡此都反映出晏殊的识见明决、刚简正直、兼具将相之才。

晏殊在文学上有多方面的成就和贡献。 他能诗,善词。

文章赡丽,四六、书法无不工。 着有文集二百四十卷。

(见欧阳修《晏公神道碑》)但统大部分已经散失。

今尚流传者,仅《珠玉词》一卷(约一百三十首),诗百余首,文章十数篇。

他的诗,闲雅有情思,或叙事咏物,或言志抒情,往往寓有深意,有时亦含哲理,意境比较深广。

如《春阳》、《七夕》、《中秋》、《寓意》、《示张寺丞王校勘》、《吊苏哥》等,都较出色,其中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风迷戏蝶闲无绪,露寰幽花冷自香;未必素娥无怨恨,玉蟾清冷桂花孤;秋河不断长相望,岂独人间事可哀;何日九原芳草绿,大家携酒哭青春等,堪称佳句。

但是,他的突出贡献,还是在词这一方面。 词在宋初,风气未开,作者尚少,词坛还很寂寞。

自晏殊崛起,喜作小词,流风所及,影响甚大。 当时重要词人如欧阳修、(殊之子)都深受其影响。 他的词上继南唐、花间遗绪,下开北宋婉约词风,在词的发展史上,有继往开来之功,对宋代词坛贡献尤大。 所以曾被人们称为北宋初期词家的开山祖。 就思想内容而论,因囿于贵族生活,多祝颂酬答之词,缺乏深刻的社会意义;长于即景抒情的小词,亦多取离情别绪、花酒歌愁一类的传统题材。 其中有的结合了自己的心境,并非全是无病呻吟。

但更高的成就还在艺术性上。

不少,作品写得风流蕴藉,温润秀洁,闲雅平和,含蓄委婉,富有情韵和意境。 同时语言清丽,声调和谐。

他摒弃了《花间》的浓艳纤佻,又吸取了《阳春》的清丽蕴藉,从而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如脍炙人口的《踏莎行》:小径红稀,芳郊绿遍,高台树色阴阴见。 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

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

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

便可代表其一般风格。 他如《山亭柳》、《蝶恋花》、《菩萨蛮》、《浣溪沙》等,都是被人传诵的名篇;其中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高梧叶下秋光晚,珍丛化出黄金;昨夜西阳春,都是广为流传的佳句,有的至今常为人们所引用。 这就更奠定了晏殊词在中的身价和地位。 晏殊由于文学上、政治上资望都高,因而深受时人的尊敬。

范仲淹功业彪炳,地位与之相似,而对晏殊终身以师礼敬之,书题门状,必称门生;晚年过访,仍授以崇敬的:曾入黄扉陪国论,却来绛受师资。 (见范文正公集言行拾遗事录)宋庠、宋祁稍晚出,并以文名,兄弟虽甚贵显,为文必手抄寄公,恳求周润。 (《渔隐丛话》引《西清诗话》)公之佳句,宋莒公(即宋庠)皆题于斋壁。 (《青箱杂记》)韩维官至太子少师,年六十余,对晏殊劝子晏几道,犹自称门下老吏。

(《邵氏闻见后录》)于此俱见时人对晏殊是极其尊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