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姐姐的男友向我表白了
2019-06-11 / 来源:本站

姐姐的男友向我表白了

  看得出来,爸爸妈妈都很满意。

  吃饭的时候,我听见爸妈一唱一和地询问他的家世背景。

他说爸爸是银行的业务经理,妈妈是中学教师,他是家中独子。 爸妈脸上露出格外满意的笑容。

  从小到大我的姐姐一直都很优秀。

她人长得漂亮,成绩也特别好。

小时候我和姐姐走在一起,人家都说姐姐是白雪公主我是灰姑娘。

家里长辈也几乎无一例外的更喜欢姐姐。   买衣服先问姐姐喜欢什么,帮姐姐买完了才会问到我。

等我急急巴巴说出来时,妈妈却说,算了算了,问了也白问,等你姐穿几次再给你穿吧。 我和姐差两岁,她是十月的生日,我是三月的生日,其实也就差了一年零五个月,我们的个头差不多。

  吃的也是,姐姐要吃什么妈妈就买什么,我不敢说我要什么,妈妈就随了姐姐的喜好给我随便来点什么。   我们抢一个玩具,从来没有人说姐姐你大些让着妹妹点。 倒是会对我说,抢什么抢,姐姐不玩了你再玩不行啊。

  更气人的是,过年爸妈给的压岁钱,我分好几个地方藏起来,等我要用的时候竟全都不翼而飞了。 我向爸妈告状,爸妈反而怪我保管不善。 姐姐也不抵赖,说被她花了,而爸妈也并不责怪她。   有几次我终于忍无可忍,大声责问妈妈为什么对姐姐那么偏心。

妈妈说谁让你学习成绩总不如她,你和她一样好也这样对你。   于是我开始发奋图强。

从期中到期末,我利用一切时间学习,姐姐睡觉我学习,姐姐和同学去玩我也在学习。

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了,姐姐是班上第一,年纪第二。 我是班上二十,年纪二百多。

  我彻底无语了。

  上高一的时候学校组织一次作文大赛,我报名参赛了。 姐姐看到我报名她也报了名,那时她上高二,结果姐姐从学校赛到县里,又从县里选拔到省里参赛,得了个一等奖。 我在学校就被淘汰下来了。   这让我开始怀疑人生了。

  姐姐高考的时候,得了急性化脓性阑尾炎需要马上手术治疗,姐姐的高考泡了汤。

第二年复读的姐姐和我一起考的大学,姐姐考了个一本,我勉勉强强上了个二本。

  填志愿的时候,我不顾爸妈的再三叮嘱,姐姐填的城市我都没有填。 我终于摆脱了姐姐的阴影,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

  我的心地善良、节俭朴素、善解人意很快赢得了同学的喜爱。 我不算漂亮,但是大家说我很可爱。 慢慢地我的周围也有了几个关注我的男生,但是我心里有我的男神。

  那是个帅气十足的男生,挺直的鼻梁、深邃的眼眸、薄薄的嘴唇,对了,还有浅浅的微笑。 每次看到他我心里就小鹿乱撞,按都按不住,偶尔他经过我身边,我就会莫名地一阵眩晕。

  我常不动声色地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寻找可以名正言顺接近他的机会,但是一直没遇着。

  大三的时候姐姐来我的学校玩,当姐姐出现在我的教室门口的时候,全班一片哗然。

  初冬时节,她身着宽松的雾霾蓝大衣,搭配白色高领毛衣和浅灰色半身裙,既知性又妩媚。

我依然是一副丑小鸭的装束。

  姐姐在我的学校玩了两天,那两天我竟成了众人的焦点。

围着我的人大多是来要姐姐的电话号码的,就连我的男神也来了。 我选择性地给了几个人姐姐的电话,里面也有我的男神。

  我是有私心的,这样我可能就有机会和我的男神产生交集。 遗憾的是我和男神之后再不曾有个什么交集,听说他经常给我姐姐打电话,聊得很不错。   大学毕业后,姐姐先找到了工作,爸妈要姐姐帮我留意留意,后来我也在姐姐工作的城市上班了。 我终究活在了姐姐的阴影里。   ……  吃完饭姐姐和她的男友出去溜达了。 我留下来收拾碗筷。 爸妈这时候又一翘一耷地说我了。

看看你姐姐,哪样不比你强,在公司里当经理,现在又带这么好的男朋友回来,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们也这么称心?  我默默洗碗,不出一言。

  姐姐的男友在我家玩了三天。 他是个很随和又很健谈的人,不知是出于礼貌还是怎的,我发现他跟我聊得比姐姐多。

爸妈让我叫他哥,我就叫他哥,只是总觉得这个哥哥好生亲切。

然后我们一起回城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