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网瘾治疗纪实:走出“13号室”
2019-07-12 / 来源:本站

网瘾治疗纪实:走出“13号室”

网瘾治疗纪实:走出“13号室”来源:  作者:兰天鸣图片来源:Gratisography2016年8月,一篇超过十万阅读量的文章《杨永信,一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在朋友圈传播,将数年前曾以“电击疗法”戒网瘾受到舆论关注的杨永信再次拉回公众视线。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一些当年接受过“电击疗法”的年轻人,他们讲述了当年和此后数年的经历。

网民在一网吧玩游戏。 视觉中国供图(资料图片)这是一场没有计划的私奔。

一个小包,从家里偷出来的4000元钱,是张旭同所有的财产。 他不敢带手机,他怕亲戚找过来,再一次把他送进网戒中心的“13号室”。 在路边摊吃饭的时候他要找有遮挡的,公共场所要找门口位置或者方便逃跑的,偶尔见到山东车牌的车子特别是临沂的,哪怕绕两条街都要躲着走。 出发前,张旭同在夜市买了一把20厘米左右长的刀具,别在腰里。 他决定万一被抓,就用它先了结了自己。 可这把刀直到最后也没派上用场,哪怕只是削个水果。 一从2006年至今,超过6000人在“四院”接受过治疗。

2009年,卫生部一纸禁令,叫停了电休克治疗仪在网瘾治疗的使用。

网戒中心把“电休克治疗”改为“低频脉冲电子治疗”。

但7年过去了,仍有人被源源不断送到这里,成为网戒中心的“病人”。

对很多人来说,“四院”是一个忌讳的名词。 他们更愿意用“那儿”来替代山东省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络成瘾戒治中心。 张旭同第一次进“四院”是2007年,当时那里还没那么大争议。

他在通宵打游戏时,能看到网上有人喊“小心你被电”之类的。

不久以后,他真的被电了。 父母找了几个亲戚强行把他从在网吧带了出来。

16岁的张旭同很平静,一脸“要杀要剐随便你,反正我还会跑出来”的表情。 他很听话地跟着走,到了“四院”下车一看,心中想着“就这样?不过如此”。

网戒中心“电击”治疗的房间门牌为13室。 在这间屋子里,有个穿白大褂的人对他说:“来,我们做个检查,检查一下你有没有网瘾。 ”说罢,8个盟友用力按着他的身体,给他嘴里塞进了牙套。 一阵“滴滴滴滴”声之后,有人拿着两个白色小棒,从他的眉心往两边太阳穴上滑。

瞬间,张旭同看到眼前一道白光,类似于闪电,贯穿脑袋左右,犹如两个小锤用力敲击着太阳穴。

他想挣扎却动不了,只能张口大骂。 可“他妈的”最后一个音节还没说出口,第二轮“闪电”又一次来袭。

第三次,第四次……一个声音问道:“还骂吗?”“不骂了。 ”“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吗?”“不知道。

”张旭同眼前的闪电又开始交织。 他只能意识到自己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 “我不听话……”“等会儿出去知道怎么跟你父母说吗?”“知道,我好好说。

”“好。 让他起来吧。 ”盟友松开手,张旭同下床的时候直接跪在了地上。 后来他才知道穿白大褂的人正是网戒中心负责人杨永信。 他至今无法用语言说清那种感觉,“那种对人心理的把控,让人确实感受到你是真的错了,电击会让你真正心服口服。

就像小说《1984》,你想什么,老大哥都知道。

”出门见到父母,他很“自然”地跪下,抱着他们哭了好久,就像“孩子本能那种饿了想吃奶,想找妈妈”。 母亲也抱着他哭,那种“喜极而泣,我儿子好像回来了”的感觉。 相比于张旭同的激烈入院,比他晚几个月到的江一帆显得平静得多。 辍学打了两年游戏,厌倦每天“杀杀杀”后,江一帆主动向父亲提出要治疗“网瘾”。

于是,父亲把他带到了“四院”。 入院时接待他的正是张旭同,在江一帆印象里这个高高瘦瘦、表情严肃的班委是个狠角色,“给人一种压迫感,睚眦必报”。

一名“网瘾少年”在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上瘾中心接受脑电波检查CFP/图二江一帆回忆,到“四院”的第二天,他被人给举报了。

入院电击后,体重只有100斤的江一帆头晕眼花,只能在病房里休息。 母亲觉得闷就去外头转了转。 谁知道独自在病房里的江一帆因此违反了“不能独处一个小时”的规定,又一次接受了电击治疗。 电击治疗在这里被称为“点现钱”。 直接被“点现钱”的行为共有86条,比如“忽悠家长想回家”“吃巧克力”“空腹吃药”“上厕所锁门”等,抽象的如“严重心态问题”“执行力不足”“挑战杨叔模式”“在点评课上带有不接受情绪”等。

“每一次电击,需要交治疗费200元。

”第一次在“四院”治疗,江一帆就交了2000多元。 平时,孩子们互称为盟友。

盟友中选出班委,负责管理盟友;每个孩子都有家长陪同,再从中选出一些家长作为家长委员会,监督家长和盟友。 举报他人在这里是被鼓励的。

任何人都能向家委或班委会报告他人的违规行为,这些违规行为以画圈的方式被记录下来。

盟友每满5个圈就需要被电击一次。 最开始的日子,江一帆重复着死板的生活:上午上点评课进行思想教育;下午军训;晚上写日记,记录一天感想。 他以为只要“少说”,就能安然度过这几个月的治疗,不过后来他发现这个想法太“幼稚”。

有一次,学习委员问江一帆,为什么日记里把自己写得那么“积极”,而点评课举手发言却不积极呢?江一帆说:“没有不积极,只是我偏内向。 ”结果这件事情成为点评课上讨论的焦点,主题就是“做人不能口是心非,说一套做一套”。

课后江一帆被送去了“13号室”,接受电击。 有时候意想不到就踩了“雷”:有位女盟友甚至只是因为在窗边站了一会儿,就被认定为有“出逃嫌疑”而遭受电击。 江一帆发现,这里的任何人都不能信任,“即使是亲生父母”。 在“四院”,吃完药后,江一帆起初只是觉得非常平静,后来察觉到自己反应迟缓,做事总比别人慢半拍。 他的“冷淡”引来了母亲的不满,认为他在对父母使用“冷暴力”。 江一帆辩驳了几句之后,母亲举报了他。 被认定为“过于情绪化”后,他又接受了电击治疗。

被电次数多了,江一帆甚至能总结出不同的电流穿过大脑时的感觉。 “当电流为10毫安的时候,看到的是电视雪花点,当电流是20毫安的时候,看见的是一条黑白线。

当电流是30毫安的时候,是一条更粗的黑白线。

”他还总结出“自保”的三条铁律,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讨好“掌握生杀大权”的班委和家长。

一次军训,一个盟友只因说了一句“我累了”,结果第二天就被班委举报,接受电击治疗。

理由是“思想负面,不接受改造”。

此后,这位盟友语言中所有的“累”字都换成了“不勤快”。

他还曾目睹过身为班委的张旭同,对一些看着不顺眼的盟友,立马施以50个俯卧撑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