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二百十四章 通,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2019-07-12 / 来源:本站

第二百十四章 通,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现在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武功到底是唯心的还是唯物的?唯物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毕竟外练筋骨皮内练才有一口气嘛,不管怎么说武功招式起码都要肌肉带动吧——飞剑这种且不提。 内力这玩意就不能说一定是唯物了,何况还有精神类的武功——虽然白浪没练过,但是观想武功他还是晓得的,再说他身上修炼到金钟罩成型之后的大钟,虎形真意凝练的白虎——你说这是唯物的,白浪也不太认同啊。 所以意志干涉现实,现实影响意志都是这个世界的真实。

若是唯物的开挂,那么这时候白浪就该有个大音箱来放BGM,若是唯心的开挂,只要他意念里觉得听见了BGM就行,厉害起来的话甚至能让别人也听见——这就是武神斗战挂的真实了吧......白浪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天地之间卷起的暴风开始失控,附近的草木被连根拔起绞成飞灰不提,就连风刃也已经开始反噬自身了——他心中那头猛虎不听话了,金钟罩的铜钟即将破碎,每一发风刃都在铜钟上留下深深的裂痕。

白浪自己真的开始了内外爆,这次皮肉也开始开花了,但是先天真气牢牢地吊住自个儿的性命——全靠意志白浪撑到了现在。

不过如果这样失控下去,他早晚会变成白骨,甚至骨渣子恐怕都会爆掉。 青狮的血加强了他的身体,但是也加强了爆破的威力——这玩意的威力全看血气,血气旺盛威力巨大。 白浪的拳法越加凌厉,他现在与自己眼前的另一个我,那个老虎一样的我在战斗。

“终于观想出来了!妈的!”白浪咆哮,耳边的BGM终于响了起来,挂上线了。 前奏音乐很短,马上就是一个女声高唱“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

”白浪一拳划空差点被虎爪掏了心,“我叫白浪于是便浪?!”不过马上气势就起来了,当歌声唱到,“爱你恨你问君知否,似大江一发不收。

”之时,白浪的气势已经浑若滔滔江水,一浪高过一浪将眼前的另一个我压制住。 那白虎跳跃咆哮,一分为二,白浪本身这里隐约浮现白虎幻影,而金钟罩在浪涛之中已经一声轰响,完完全全地粉碎了随波逐流。 双方都是反震之力,外人来看的话白浪的面前其实空无一人,但是气劲气刃偏偏无中生有形成互相撞击互相冲突的强烈乱流。

浪涛刚刚压过另一个自己,结果就是奇峰突起,生生有一口铜钟从天而降镇住浪涛,而白虎立于铜钟之上放声咆哮。

无尽的风刃带着滔天的反震波涛再一次将白浪吞噬。 BGM再度一变,浪奔浪流自然淡化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强力的电声音乐“由啊虾!”“真他妈想死啊!”白浪觉得十分羞耻,“难不成这BGM是根据武功来的?”仔细想想问问自己的心好像也是——所谓的BGM还不就是他自己曾经听过从记忆之中寻找而来的么?所以前面根据他的名字来个浪奔浪流,后面根据他的武功来个由啊虾也是很正常嘛。

南斗圣拳既然出来,那白浪身上背后直接便出现了南十字星,他的拳脚化为锐利的刀枪剑戟,直接撕裂了眼前的惊涛骇浪,将那口镇水大钟砸得粉碎,就连白虎也在拳刃掌风之中被几番撕碎又几番凝聚。 白浪在激昂的电声之中晓得了自己还缺决定性的一击,脑海之中百般千种刚拳汇聚如一,这开挂的思绪之中仿佛火花绽放,借助着BGM的气势白浪突破了自己的新高。

属于他的破碎金钟罩再度重聚,化为了肩膀、护腕、背部、头部、臀部、护腿的几处古朴铠甲覆盖在他再度凝聚而出的白虎幻影身上,而一口铜钟在“咚”地一声长鸣之后化入了白虎之中。

狂乱的风停下了,天空之中被卷起破碎的木头泥土哗啦啦落了下来,一丝丝的风也没有了天地之间一片安静。 奇特的平静持续了大概几个呼吸,随后突然之间前所未有地爆发了剧烈的风暴,直接将原本掉落在地上的东西再度吹起,数万斤的石头都跟灯草一样被卷上半空。 而白浪双臂轮转,幻化出道道残影仿佛千手千臂,而人则是站直了,重心在后,前腿虚点,脸上露出了微笑,仿佛前面的狂暴烈风不存在一般。 “禁.南斗白虎拳千零八式!”回旋的BGM这一次不再是白浪自己能听见了,而是嘹亮的唢呐声穿云裂谷,“小刀会.....”白浪放声大笑,前方的右手轻轻地一翻往上一抬。 彻地通天的龙卷在面前数丈之外拔地而起。

虽然这龙卷不过一人多粗,但是居然直接将眼前的狂暴烈风生生分成了两半,而且在白浪看来另一个自己被这股龙卷卷入正在双臂交叉死死地格挡反震着。 而接下来上扬的右手全无烟火气地往下一拂——原本的龙卷直接消失仿佛从未存在过,而另一股锥形的龙卷反过来从天而降直接如同钻头一般击打而下。

这一次那另一个自己顶不住了,虽然并无什么伤害但是被这股力量直接腾空。

接下来白浪身形一旋,“南斗虎破龙!”凭空消失的白浪越过中间的空间,再度出现之后直接化为人立而起的白虎,白虎的影子覆盖在他身上。

乱舞系的打击出现了,拳脚爪掌如同雷霆霹雳一般将另一个自己打开架势然后痛殴——最后一爪捏住另一个自己的肩膀随手往后一甩。

只见另一个自己踉踉跄跄就是失去平衡而接下来的乱舞每一击都带着辉煌的爪光如同猛虎的爪牙。 正反两轮打完那另一个自己被捏住脖子举起,而强力的龙卷直接卷入这影子将它撕得支离破碎但是这影子又再度顽强地凝固起来。 而白浪手一甩一按将这个影子重重地摔在地上,弹起之后白浪双臂轮转一上一下拍出——白虎幻影咆哮而出直接冲散湮灭了眼前的影子。 “白虎咆哮!”白浪收手,这一轮超必杀释放完毕,天空云散风消露出蔚蓝的天空,阳光照射在已经被狂风扫掉数尺地面,方圆数里范围内一片空白荡然无存,唯有被风吹实的坚硬大地上,白浪傲然独立浑身衣服破破烂烂,身上更是留下了深深的伤痕,甚至连骨头都露了出来。

半张脸都成了白骨的白浪露出了狰狞的笑容,那些伤口之上真气运行,皮肉在飞快地生长......血水一滴滴地滴落,掉在地上就是一朵小小的发出尖利的啸声的旋风。 “这番终于成了,哼!损失半数功力!不过前方目前再无阻碍,功夫依旧可以练上去就好!”白浪盘坐在地上喘气,这一番若不是跳下来,恐怕上面的山神庙就完了。 即使是这样,山神庙所在的山崖被卷入的地方也被刮得干干净净,崖壁甚至能当镜子用了。

“哼。 南斗白虎拳之禁.千零八式南斗虎破龙么,最后接上白虎咆哮......我起名的能力真他妈强!”8)温馨提示:按回车[Enter]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