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韩8月就业人数增幅创8年零7个月来新低
2019-07-10 / 来源:本站

韩8月就业人数增幅创8年零7个月来新低

    “就业政府”遭遇了就业滑铁卢,今年8月韩国新增就业人数创下2010年金融危机之后的最低纪录,失业人数则创下1990年代后期外汇危机以来的最高纪录。 在没有大规模外部“因素”的情况下,国内就业指标出现如此恶化的情况实属罕见。

因此有看法认为,“突然大幅提高最低时薪等政府政策是导致就业指标恶化的唯一原因。

也就是说,政府投入数十万亿韩元推动的消费主导型经济增长政策反而导致了就业岗位的流失”(姜城振,音高丽大学经济系教授)。

韩国统计厅9月12日发布的《8月就业动向》报告显示,今年8月份韩国就业人口总数为万人,同比增加3000人,创下2010年1月(同比减少1万人)之后8年零7个月以来的最低增幅。

在今年7月份(同比增加5000人)之后,就业人口总数同比增幅连续第二个月低于1万人。

8月份韩国失业率同比增加个百分点,达到4%;15~29岁青年人口失业率达到10%,失业总人数达到万人,创下了1999年(万人)之后历年8月份失业人数的最高纪录。 8月份韩国就业率为%,比一年前(%)下降个百分点。 不仅数据指标惨不忍睹,实际的就业情况更加凄惨。

正值工作壮龄的三四十岁群体就业减少,已经不属于劳动人口的65岁以上高龄人群的就业反而有所增加。

8月份韩国30多岁群体的就业总人数比一年前减少万人,40多岁群体的就业人口减少万人,青年(15~29岁)就业人数也减少了4万人,只有65岁以上就业人数增加了万人。

各行业的就业人口数据也体现了就业崩溃的现状。 可以创造大量优质就业岗位的制造业8月份就业人数比一年前减少万人,容易受最低时薪影响的批发零售、餐饮住宿行业就业人数同比减少了万人。 首尔市立大学经营系教授尹创贤(音)表示,“可以吸引三四十岁主力劳动人口的制造业就业岗位减少,应该用来接收制造业失业人口的个体户经营状况恶化”,“除去主要吸收高龄老年就业人口的卫生与社会福利服务业(增加万人)等公共服务岗位,事实上整体就业人口都在减少”。

韩国国家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部长金东兗表示,最低时薪是导致就业人口减少的最大原因。 金副总理当日在经济相关部门部长会议结束后对记者们表示“一些政府政策的出发点和方向是对的,但引发了一些负面效果。

最低时薪制度就是其中之一”。

他表示“我们将与执政党和青瓦台进行协商,讨论制定出最合理的方案,对提高最低时薪的速度进行调整”。

不过,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当日谈到就业情况,表示“这只是在韩国经济转型过程中伴随的阵痛”,表现出了继续坚持收入主导型经济增长政策的决心。

首尔大学经济系名誉教授表鹤吉表示,“收入主导型经济增长政策必然会失败,这很明显”,“如果不改变政策方向,就业人口的减少速度将会越来越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