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一四二二章 八翅灵蚕液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2019-07-12 / 来源:本站

第一四二二章 八翅灵蚕液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狂冬洞窟的大殿中,众多强者齐聚一堂,等待拍卖会的正式开始,四周议论声不断,气氛很热烈。 这一次的拍卖会,称得上这一年最盛大的一场,吸引了许多其他战城的强者前来。 “听说有天级下阶的绝学拍卖?可真是不得了。 ”“有什么不得了的,这样规格的拍卖会,以后只会越来越多。

”“不仅有天级下阶的秘籍拍卖,还有天级材料拍卖,也难怪其他战城的宗门会赶来。 ”人群议论纷纷,说起种种拍卖品,都是很兴奋。

曾几何时,天级宝物、天级秘籍在镇天国,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宝,任何一件出世,都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而天级宝物的拍卖,一般都是在一方大域级别的交易行举行,镇天国那里有资格举办。 可是现在,单是今年,狂冬洞窟中拍卖的天级宝物,就已超过十件,其他战城就不用说了。 这样的盛况,也是镇天国开始崛起的标志,有人预测再过一甲子,镇天国就能成为大陆的一大王朝。

当然,与其他王朝不同,在镇天国中是西城说了算。 “呵呵……,这不是潼潼吗?来拍卖【八翅灵蚕液】?”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传入少女耳中。

在少女身后不远处的座位上,一个华服青年端坐,怀中抱着一名衣着暴露的艳女,正注视过来,放肆打量着少女的娇躯。 “这个阴魂不散的混蛋!”少女不用回头,就知道说话的是谁。 这青年元成荣所在的元家,这一年已向少女所在的家族,提亲不下十次,几乎是每个月一次,都被少女断然拒绝。 “小潼,不用理会。 ”灰发老者低声道。 “我才不会理会。 元家可真是一个暴发户,这般招摇,这元成荣如此作态,还想向家里提亲。

”少女冷哼一声,眼角余光瞅着青年怀中的艳女,眸中闪过一丝杀意。

以前在狂冬战城,元家仅是一个六品势力,却因靠上了西域一个三品宗门,立时水涨船高,短短数年,已是隐隐赶上少女所在的释家。 见少女毫不理睬,元成荣双目眯起,冷笑道:“潼潼,我元家提亲这么多次,诚意可谓满满。

你若是还不答应,这次拍卖的【八翅灵蚕液】,你就不用想了。 ”“姓元的,你什么意思!?”少女脸色骤变,美眸含煞,冷冷瞪视过去。 “没什么意思,既是拍卖会,大家就比拼一下财力。

看看你能不能拼得过我。 ”元成荣笑了笑,很是随意的说道。 少女脸色冰冷,释家老爷子在狂冬战城极具威望,其他势力都会卖一个面子,不会与她死磕,但是,元家则不同,仗着背靠三品势力,有恃无恐。 “潼潼,我对你是真心的,好好考虑一下。 若是你同意,【八翅灵蚕液】就作为聘礼,我会亲自送到释家。

”元成荣平静的笑着,仿佛这件拍卖品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四周,在座的人们都看过来,许多人暗中摇头,他们知晓释家老爷子早年伤势发作,需要【八翅灵蚕液】这种稀世宝物来疗伤。

若是少女参加拍卖,在座的许多强者与释家都有来往,自是不会参与竞拍。

但是,元家这么横插一杠子,周围众人只能作壁上观,谁也不愿与如今的元家交恶。 此时,拍卖会正式开始,狂冬洞窟的主持者已然站在台上,准备宣布开始。 在座人群皆是坐直身躯,准备投入激烈的血拼中,为了这一次的拍卖会,许多人都是揣足了真元石而来。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狂冬洞窟一个执事快步赶来,与拍卖主持者耳语一番,后者一听,顿时露出震撼之色,有些不知所措。 正在众人诧异之时,大殿门口走进几个身影,其中一个身影随后一抛,一个巨大沉重的箱子飞起,落在台前,却是没有发出一丝声息。 “诸位,有贵客前来,此次拍卖会所有的材料,都被几位贵客买下了。

所有材料的成交价,比预期的最高价高三成。 ”主持者一脸干笑,宣布这个令人震动的消息。

“这……”“有没有搞错?”在座人群皆是怒容满面,这几个是什么人,懂不懂规矩?敢在拍卖会上来包圆?这时,已有执事上前,打开那个沉重巨大的箱子,顿时,一片炫目光辉冲起,周围响起一片惊呼声。

上品真元结晶币?足足一箱的真元结晶币?如今镇天国的强者们,见识比以往增长了许多,在座不少人都认出了这是什么,也自是知晓真元结晶币的稀罕。 这种真元结晶币,哪怕是在古幽大陆上,也是极其稀少,虽然说是一种通货,但是,根本没有多少人手中拥有真元结晶币。 事实上,即便是上品真元石,大宗门也不愿拿出来。 真远结晶币,与其说是一种通用货币,不如说是一种珍贵的收藏品,其价值远远超过等额的真元石兑换。 这样一箱的上品真元结晶币,其实拿来当压轴的拍卖品,都会有无数人愿意花大价钱竞拍。 因为,在无数强者心中,若能持有一些真元结晶币,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一时间,整个拍卖会场鸦雀无声,一些明眼人心里通透的很,能够拿出这么一箱子上品真元结晶币,这几个贵客的身份很可能大的吓人。 砰!一声闷响,元成荣拍案而起,冷笑道:“你们几个外来者,仗着有些家底,就想来我们狂冬洞窟包圆?你们算什么东西?有问过我元家吗?”元成荣此刻非常愤怒,他对释家少女垂涎已久,好不容易抓住机会,能逼少女就范,岂容他人从中作梗。 至于那一箱子的东西,元成荣乃是五品家族出身,又如何认识什么是真元结晶币,只以为是品质极佳的真元石。 正是因此,元成荣更觉得愤怒,敢在狂冬主城,在他元家少主面前横插一杠,绝对要这几个人好看。 那几个身影没有说话,甚至周围人群感觉,这几个贵客根本没有看元成荣一眼。 “将材料打包好。 ”其中一个身影开口,声音有些低沉,透着莫名的压迫感。

狂冬洞窟的主持者有些为难,这几个客人来得太突然,现在与元家少主争执起来,实是不太好办。

如今的狂冬战城,就算是帅府也要给元家几分面子,狂冬洞窟自是不愿开罪元家。 元成荣眯着眼,冷喝道:“你们几个家伙,听清楚没有,识相的快滚蛋!在狂冬城,就算你是一条龙,也得给本少爷我盘着……”正说着,其中一个身影抬手,屈指一弹,却是没有一丝劲风溢出。

然而,元成荣整个身躯已是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直直滑落下来,后脑勺鲜血狂涌,拉出一条血痕。 元家的两名地境护卫,则是身体僵直,连动弹一下也不能,他们被一股恐怖的气息锁定,连一根手指头也动弹不得。 轰!另一个身影身上浮动雾气,涌起一股可怕至极的气势,瞬间笼罩整个大殿,如同一座巨岳压顶,悬头三尺,随时可能砸落下来。

“那是罡雾……”在座一名狂冬城名宿看着那雾气,声音颤抖,如同见了鬼一样。 传闻中,凝聚罡雾,乃是武尊级绝世强者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