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局机关里的那些事(其五)
2019-07-12 / 来源:本站

局机关里的那些事(其五)

  市教育局的安保科原科长李飞雄升为副处,平安退休,算是荣归故里了。 也圆了他一直隐藏在心底的遗憾,2002年有机会升为副处,他没有抓住机会,所以行政级别一直原地不动。 能让他心身一震得是那些提拔快的、略有风骚的女人。 他默默看着她们,能说上话的,绝不放过;说不上话的,他远远看着,若有所思,也许是慨叹自己“没有这个艳福了,好东西都让人家糟蹋了”。   滨城地区党政机关改革,原药监局的办公室主任调入离原单位不到十米的市教育局。

市教育局领导开了几次会,决定把他安排在安保科,接替李飞雄同志。 新科长的名字叫张学国,学国学国,学习强国。

这样你就记住了。   本科室交接是成功的。

但与其他科室的配合不太顺利。 一则大家认识高度不一样。

二则机关事多,能甩开就甩开是上策。 三则安保科以往的做法是图个领导满意,老科长啥活都结了。 他已经老了,就安排从中学借调的老师干。

这么个坏传统,到了学过科长这里就是个烫手的山芋,督促别的科室去干,别的科室不配合,不着急,二是他初来乍到没有正当理由让科室人员去干,“理不正,言不顺”啊。 在这样的工作环境里,谁当科长谁难受。

  这不周五上午,新老科长一起来找石主任,说了其他科室的不是,又说时间紧急,安排他去写个行业治乱的方案。

过了几分钟,老科长又回来说,方案就写个初稿,到时候再由办公室确定。 老科长这么说也是减轻石主任的压力,也想卖个好,怕人说“退休了,还来这儿扯个鸡巴蛋”。

  本该放松的周五,压力瞬间飙升。 中午的雨水哗哗下着,窗外棕榈树的干孤单单、光秃秃的,就像他一个人似的。

心里有事,老石不到下午上班的时间,就到机关去了。

老石全然不顾雨水如瓢泼,溅落四处,他不迟疑地走着。 经过局机关大门,安保人员早已躲在屋子里,他却趟水而上,水从安平台上奔泻而下,清澈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