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两地分居 是怎样的痛
2019-07-01 / 来源:本站

两地分居 是怎样的痛

 夏日的午后,我正在办公室里忙忙碌碌,突然MSN上闪个不停,一看,原来是中国国内的李大哥。

寒暄了几句后,李大哥突然跟我说:“我得肺癌了……”我好像被施了魔法般定在那里,反反复复盯着“肺癌”两个字看。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刚开始我还以为李大哥是开玩笑,直到他把医生的诊断证明给我看,我才真的相信了这个噩耗。

不禁感到一阵难过。   两年半前,我们一家人还在中国准备来加拿大多伦多的时候,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李大哥。

李大哥的妻子和儿子在多伦多生活,而他一个人则留在国内上班挣钱,养活远在多伦多的妻子和儿子。

知道我们要来多伦多定居,李大哥就托我们给妻儿带了一些日常用品。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大家一起去餐厅吃饭,席间我就觉得李大哥抽烟抽得很凶,喝了点酒之后更是一根接一根地不停。

  到了多伦多,我们顺利地联系到他的太太,并把东西转交给了她。

他的太太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中年女人。

皮肤白净,身段姣好,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带着几分调皮,笑起来有两个大大的酒窝。

她在多伦多带着孩子很辛苦,一边去工厂打工还一边上着学,照顾着孩子。 我为李大哥有这么一个贤良淑德的妻子感到庆幸,同时,也为他们夫妻暂时不能团聚而感到遗憾。

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两地分居带给夫妻双方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伤害,只是单纯地希望他们一家人能尽早团聚在一起。   2008年的春节,李大哥到多伦多来过节,我们两家人和其他朋友还在一起吃了顿开心的年夜饭。

朋友间有几个做IT的朋友,劝同为IT的李大哥尽早来到多伦多,和妻子儿子团聚,还宽慰他说IT的工作就业形势比较好。 李大哥频频点头,说过完2008年,拿完年终奖,就辞掉工作来跟老婆孩子团聚。 在多伦多住了30天,李大哥就回国了,继续他的工作,继续每个月往这里汇生活费给老婆和孩子。 而我们,在2008年的春节后就都忙于奔命,没有再怎么联系。   李大哥在MSN中告诉我,在他离开多伦多之后不久,他的太太就跟他提出了离婚申请,并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她已经爱上了别人。 为了孩子,李大哥没有答应她的要求,而是希望能够双方各自冷静一段时间,并恳请她能够再考虑考虑。

毕竟已经结婚多年了,一日夫妻百日恩,这点点滴滴的感情怎么能说断就断呢?李大哥也表示,不会计较她一时的变心,只要她愿意继续过日子,两个人还是恩爱夫妻。   就这样,两个人算正式分居了。 李大哥的烟却抽得更凶了。 最多的时候,他一天可以抽掉2包烟;心情不好,他也经常约上同事去酒吧喝个一醉方休;李大哥还经常主动要求加班,有时候在电脑前一坐就是24小时,通宵不合眼,他希望用繁忙的工作来麻痹自己心灵上的创伤。

就这样,劳累的身体加上巨大的心理压力,让他终于病倒了。

送到医院,查出来得了肺癌。 他已经动了一次手术,目前正在接受化疗。

我问他:“你太太知道这件事情吗?”李大哥那边沉默了,我想,他是不愿意多说。

  的确,有很多的移民家庭,为了将移民的风险降到最低,不得不忍痛和心爱的人暂时分开。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

我也不愿意去指责李大哥的太太,毕竟移民生活的孤寂,是我们大家都深刻体会过的。

自己一个人带着幼小的孩子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人生地不熟,连个可以说话的朋友都没有。

遇到困难的时候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人对她施以援手,时间长了,难免日久生情。

人到中年,本来就会经历一个情感危机,不是有那个“七年之痒”的说法吗?人在两地,疏于沟通,一方只想着拼命赚钱,另一方却已经在情感上有了偏离。

  李大哥已经下线了。

看着MSN上那个灰色的头像,我思绪万千。

移民海外,每个人都多多少少付出了代价,对于李大哥来说,他已经失去了妻子的爱、家庭的和睦,我们现在只能祈祷上苍,让他不要再为此付出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