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七封情书 给最爱的人
2019-06-11 / 来源:本站

第七封情书 给最爱的人

今天是2014年3月21日,321,这是一个有趣的日子,我一个人开着车经过卢浦大桥,夕阳斜下,漫目熔金,于是又想到了你。 世界之大,有些人在欢笑,有些人在哭泣,有些人举杯痛饮,有些人细品茗茶,有些人为生活的压力四处奔走,有些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

当思念这两个字坠落在我心底的这一瞬,我并不知道,你在做着什么?是在办公室里加着班,还是在拥挤繁华的街头匆匆漫步,亦或是在地铁里眯着眼打着瞌睡,无论此时你身在何处,是否也微微抬头,陪我一起看这抹残阳?我曾无数次幻想你的容颜,想象着你的眼角眉梢,定是带着些许碎纹。 因为我想你一定是一个爱笑的人。

古龙说,笑得甜的女人,将来的运气都不会太坏。 想到你我注定相遇,我便痴痴的信了这话。

小鱼儿飞身救苏樱于深泉,西门吹雪为孙姑娘轻展笑颜,你看,原来笑得甜的姑娘,命真的不会太坏。

于是我多么希望你能笑的再甜一点,生活已经苦如莲心,何必徒增烦恼。

我深知这世间的生活,并不是你想慢,便慢的下来;想笑,就笑得出来。 但请坚信,我定会在人生的某个岔路口等候着你,此后无论荆棘遍地,还是锦衣玉食,你可以走得再从容一点,走得再轻松一点,因为一路有我。

你并不知,我渴望遇见你的心有多么强烈,可你亦不知,我畏惧遇见你的心又有多么忐忑。 我多希望,生活这么长,能够伴你左右的是一个有趣的人。 可是我既无俊朗的外貌,也无幽默的言谈,甚至时不时还会做一些愚蠢狭隘的事,说一些肤浅无趣的话。 潘闲邓小驴,我无一拥有,若是硬说,恐怕只有潘长江的貌,闲家放炮的命,邓通的文采,驴大的脑子,这小字落在眼睛上,还真聚的了光。

其实,也就是短短的三个字,二十四笔的转折,我竟絮絮叨叨,说了半天。 你这么聪慧,定会笑我没得文采,迂腐倒是与日俱增。 可你若是听得不厌,我愿余生请你指教。

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七封情书,我不知道你会在什么情况下看到这些琐碎无谓的字迹。 是穿着宽松的棉织T恤坐在新居的沙发里,厨房里是我忙碌洗碗的身影,还是在婚礼的现场,此时你站在我的身侧,是正哭着笑,还是正笑着哭,我是不知的,我唯一知道的是,穿婚纱的你应是这世间最美丽的女子,美丽本是俗字,可我却已辞穷。

但我还是希望,能与你一起跋涉在荒漠沙谷,探寻未知的精彩。

山脊蜿蜒,你走在我前面,我唤你回头,从被汗水打湿的衣服里取出这一封信,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你听。

此时身侧,夕阳斜下,落日熔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