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中国诗人库:余 怒——《诗歌报》,诗歌报季刊,诗人和诗歌爱好者的心灵家园 小说阅读器android
2019-07-07 / 来源:本站

中国诗人库:余  怒——《诗歌报》,诗歌报季刊,诗人和诗歌爱好者的心灵家园 小说阅读器android

[诗人简介]余怒(1966-),出版的诗集有《守夜人》(1999)。 [代表作]《布道者》我四处游走,飘忽于精神之上经历石头和花朵。 一件事物与一件事物,一双手和另一双手,它们都是我沟通的目的我巧舌如簧钻营在事件与事件的中心我大气一样弥漫,不可抵御集合起云和涣散的人心无孔不入。 带着干粮,水一身清凉的火焰在富有质感的游说中,我被他们悄悄抽象出神入化亲近我宗教的面颊以异端的嘴巴老谋深算,我要的就是这些外衣剥开它们或者就被它们封闭《守夜人》钟敲十二下,当,当我在文章里捕捉一只苍蝇我不用双手过程简单极了我用理解和一声咒骂我说:苍蝇,我说:血我说:十二点三十分我取消你然后我像一滴药水滴进睡眠钟敲十三下,当苍蝇的嗡鸣,一对大耳环仍在我的耳朵上晃来荡去《生活一页》面对面猜谜,看不见对方。

中间是桌子。 一杯啤酒。

吹掉上面的泡沫。 她在衣服里喝水,嗓音变了。

水中的血丝:吸,门:咔。 她是有机的,他是手。 磁铁碰她。

蜘蛛碰风景画。

《盲信》邮局关门了。

链条断了。

独身主义者的大门,借宿者的自行车。 电筒照着,她的一个侧面。 回到家,金鱼瞪着我。 半个身子寄出了,半个身子吃药睡觉。

《环境》苍蝇在盒子里,磁带上的嗡嗡声。

缠着绷带的手表,冰块里的嘀嗒声。

抽屉里一双烂梨,木头的呼吸声。

用化名去死,找不到尸体。 将这一切盖上盖子。

《女友》水龙头里滴下一颗眼珠我的朋友跑了这么远的路来看我猜谜时我出了一身汗从墙壁上取下一只手为了不同她遭遇我将身体打一个死结我将脑袋塞进帽子我用刮须刀刮这个夏天蛇的低语婉转,轻轻一扭门就开了(一张塑料脸)一张塑料脸,浸在晨曦女性的润滑油里《剧情》你在干什么我在守卫疯人院你在干什么我在守卫疯人院你在干什么我在守卫疯人院我写诗,拔草,焚尸数星星,化装,流泪《抑郁》在静物里慢慢弯曲在静物里慢慢弯曲在静物里慢慢,弯曲:汤汁里的火苗隆冬的猫爪一张弓在身体里咔嚓一声折断《有水的瓶子》瓶子被绳子捆着,声音出不来。

感官里的昆虫团团转。 一只钩子在生长。

被吃掉的曲线。

原汁原味的鱼。

一句话和一个固体。

他坐在概念中,张口一个死结。

[诗人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