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2019-07-22 / 来源:本站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无迹可寻洛清歌想要解释,想要动,却被小白压着,动弹不得。

“你还在狡辩!”墨子烨一双眼眸瞧着眼前的情景,又与洛清歌对视了许久,脸上仍然扬着愤怒的表情。

“你分明就是放不下这个男人,所以才把他留在宫中的是不是?你便是要这样左拥右抱,享齐人之福是不是?”墨子烨闪烁着冷然的眸光,恨恨地质问着。

“不是的!”洛清歌推不动小白,只得说着:“小白他失去了理智!”说着话,她目光看向了桌子。 墨子烨微微凝眉,心里似乎有些明白了。 然而,他嘴上依旧不依不饶:“洛清歌,我算看清你这女人的真面目了!你是帝王,也逃不过充实后宫的诱|惑!说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不过是骗本王的鬼话罢了!”墨子烨越说越激动,一张脸黑沉得可怕。 “墨子烨,你说什么呢?”洛清歌急得涨红了脸,她只得对小白说道:“小白,你还不快放手!你害死我了!”她拼力挣扎,还是不能动弹半分。

“相公,我心里只有你,只有你一个!”洛清歌就仿佛被猫按住的老鼠,努力求存,却无济于事。

而此时的墨子烨,居然不打算管,他一甩袍袖,“怪本王眼瞎,被猪油蒙了心,没有看清楚你这个女人!”“好,既然你想充实后宫,想要学那一般帝王沉溺于声色犬马,本王不拦着你!从今天开始,本王与你分道扬镳、各奔东西,日后你东篱、你洛清歌,与我北梁、与我齐王再无一点瓜葛!”墨子烨说着,眉目看向洛清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相公,不是你想的这样……不是啊!”洛清歌顿时珠泪欲滴,楚楚动人地瞧着墨子烨,然而唇角却蔓延出淡淡的笑。

“别再解释了,本王现在就走,本王不想看到你们令人作呕的样子!”他说着,竟然甩袖离开了,丝毫不给洛清歌解释的机会。 “相公!”任凭洛清歌如何叫他,他都没有回头。 而这边,小白勾唇一笑,放下了幔帐,打熄了烛火。

“小白,小白你别这样……”房间里响起了洛清歌焦急的声音。 但是很快就被淹没在激烈晃动的床板声音中。

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才安定了下来,一切仿佛又恢复的往常的宁静。 洛清歌盘坐在床上,侧耳细听,直到周围了无生息,她才偷偷下床来到了桌前。

然而,那碗中的羹,早已经无迹可寻。

“真是厉害。

”这药、这手法,都让洛清歌暗暗佩服。 这会儿,一只手从洛清歌的手里拿过了碗,吸了吸鼻子。 “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小白微微凝眉,瞧了一眼洛清歌。

“是啊。 ”洛清歌答应着,却有些心不在焉。

自打她进来房间,就被小白压制着,连去看看那碗的机会都没有,如今……这碗里无迹可寻,她拿什么去追查?“接下来怎么办?”小白问道。

洛清歌瞧了他一眼,“我们不是已经将计就计了吗?接下来,我们自然还要继续……”两人相视一笑,悄悄地回到了床上。 幔帐之下,宽大的床上,两人分别盘坐两头,闭目养神。

终于等到了天光大亮,洛清歌才唤道:“来人!”“奴婢在。

”说话间,菊香已经从外面进来了。 眼见着洛清歌和小白只穿着里衣,从一张床上起身,菊香微微勾了勾唇。 “小姐,您有什么吩咐吗?”她问道。 “你来的正好,小白说昨夜喝了你送的羹,他才会对我这样的,菊香,你怎么说?”“小姐,冤枉啊!”菊香霎时跪倒在地,“奴婢的确给白公子送过羹,可那都是和小姐一样的呀!”“胡说!分明是你在本公子的羹汤中动了手脚,不然本公子怎么可能违背丫头的心意与她……”“奴婢没有,奴婢冤枉啊。

”菊香梨花带雨地看了一眼白公子,“没想到您这人红口白牙也会颠倒黑白。 你若是想借奴婢的手,洗脱您对我家小姐的觊觎,那奴婢还有何话说?”不得不说,菊香的这番话很有意思。 你说是我下药了,我还说是你借我的手,故意得到了小姐呢。 菊香虽然哭得委屈,但是脸上却不动声色。 洛清歌瞧着她,凝眉若有所思。

当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菊香这一次的回归,可是比之前更有手段了呢。

“小白……”洛清歌突然转向小白,眼眸变得凌厉,“你一直说是菊香给你下了药,可我已经查过了,根本没什么问题,莫不是你……”她冷然地盯着小白,欲言又止。

“丫头,你怀疑我?”小白瞬间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瞧着洛清歌,“我的人品你还不了解吗?我是那种人吗?你……你竟然听这个奴婢的挑拨,选择相信她而怀疑我……”小白那张细瓷一般的脸,因为生气而涨的通红,白眉倒竖,气愤不已。

“我……”洛清歌犹豫了一下,看向菊香,“菊香可是从小就跟着我的,她对我一直忠心耿耿,我为什么要怀疑她?”“小丫头,人是会变的,她也一样。

”“不,奴婢对小姐的心日月可鉴!”菊香说着,抬手就要起誓。 “菊香,我还信不过你吗?”洛清歌瞧着菊香,淡淡轻笑。

菊香眼底划过一丝得意,停下了动作。

“行了,你下去吧,我有话要与白公子说。 ”洛清歌吩咐着。

菊香点了点头,低垂着眼眸,退了出去。

很快,房间里响起了洛清歌怒不可遏的声音,“都是你!都是你害了我!我现在怎么办?”“这有何难?我白浪放下身段委身你后宫还不行?”“说得好像你很委屈似的,朕才委屈呢!朕可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女人,竟被你害的……害的家庭破碎、夫离子散!你……你走吧,朕也算是报了你的恩,以后余生,永不相见!”“小丫头,你说什么呢?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