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茶已凉,又何必念念不忘
2019-08-10 / 来源:本站

茶已凉,又何必念念不忘

  前言  婉姝的情况有些特殊,这个姑娘的身世背景和如今的处境对比很鲜明,颇有些“家道中落”的意味。 婉姝的祖父曾经显赫一时,家门的荣光也持续多年,但到了婉姝这一代,祖辈的荣耀已无力庇佑,这让年纪不大的婉姝明白了生活的“落差”,对世态炎凉也颇有感触。

  婉姝讲述自己的故事,诉苦的成分寥寥,反倒是有些细品人生百态的冷峻。

于她而言,内心的那份纯净比金钱地位更难保全,与其拾人牙慧地去品尝别人剩下的冷茶,还不如孤傲地转身,远离让人无法忍受的世俗。

  内心独白  我小时候,祖父已经从原来的位置上退了下来。

从老人家以及家人平日的言谈中,我多少能明白祖父的心情。

那个时候,他是落寞的,有时也会自嘲,觉得自己曾在“位置”上的经历很可笑。

  起初的几年,我也见识过家里熙熙攘攘的情景,那是祖父庆生的场面。 曾经鞍前马后的下属络绎不绝地前来祝寿,那种毕恭毕敬的样子我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但随着祖父的日渐衰老,曾经门庭若市的场面不复存在,再到他老人家大寿时,场面之冷,用门可罗雀来形容才更贴切。

  说实话,我佩服祖父,不是因为他曾经身居高位享受众星捧月,而是因为他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正气。 这股正气,支撑着老人没有被众人趋炎附势的多变嘴脸打倒,反而让他愈发看透人生。 他让我明白,执掌权力只是一时,活得坦然才是一世。

所以,我对祖父退休后处之淡然的境界非常敬佩。

  可是,我没有想到,家庭教育带给我不知迂回的“直线思维”和“低调做人”的态度,会在日后的工作乃至感情之路上造成阻碍。

为了这些,我做过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才慢慢理解,自己认知上的那些所谓的“好标准”,也许在某种游戏规则中并不适用。   对工作上或者说场面上的“游戏规则”感到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我刚刚参加工作。 说实话,我能够进入现在的单位,凭的多半是我自己的本事,各种考试都是我自己努力通过的,没有来自外部的借力。

可是,对我的家世背景,嗅觉灵敏的同事似乎更为关注。 于是,在参加工作的初期,诸如我的“出处”、我的“背景”,甚至说难听些,我的“后台”是谁,都成了同事们好奇的话题。

  如果是单纯的好奇,也不至于带来困扰,但生活并不是祖父家的大院,时刻都保持平静安宁。   一些善意或是恶意的试探,常常从四面八方冒出来,形形色色的嘴脸也让我看得有些目不暇接。 所谓善意的试探,就是平日里与我过分接近,寻找共同话题,化解我的孤独,借机打听一些小道消息;恶意的试探,则是在工作上找我的麻烦,借以看清我生活在怎样的“保护伞”下。

  唉!人要生存就非得靠“保护伞”吗?这多可笑!很多时候,对于外界的干扰,我都能做到自动屏蔽,但做人的底线我可没忘,我的尊严和名誉是别人不能触摸的禁地。

这样的事情曾经发生过几次,诸如越界来干涉我的工作,或是当众给我脸色和语言上的攻击,这类行为,我一概不姑息,每一次都以自己的能力去解决。 不过,冤枉马上就会找上我,因为没人相信我是靠自己的实力解决问题的,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对垒后,我只落下个“后台硬”的评价,这让我更加恼火。

  紧接着,让我无法忍受的重头戏上演了。

我快25岁那年,单位其他科室的小周照例到我们科室“串门”,这个机敏而又关注人脉关系的姑娘,在洞察人心这方面极具天赋。 我真是叹服!她怎么能像我肚里的蛔虫,竟然知道我以及我家人都在为我的人生大事发愁。 那天的话题,紧紧地围绕单位的另一个同事小万展开。

据小周介绍,小万的家庭背景不错,父母都是大学教师,硬件“不在话下”,更重要的是,小万平时话里话外都带着对我的欣赏,觉得我的个人能力和修养都不俗。 虽然这话是小周转述的,不过我也承认,作为一个正常人,我确实为这种不留痕迹的美言所打动。   虽然骨子里有傲气,但我是个单纯的人。

我也明白,为了保护我的这份单纯,我的家人曾经花了不少的心力,只是,在我单独处事的时候,这份单纯对我并没有保护作用。

  我对小周的话信以为真,对小万的印象一下子变好,这个平日里其貌不扬甚至有些沉默寡言的男孩,一夕间在我的脑海里被美化了,我甚至觉得他身上的优点随时都在闪光。

因为直来直去的性格,我主动去接触小万。

在小周的推波助澜下,我和小万竟然越谈越深,从人生哲理到未来的人生规划,几乎处处都有话题。 不过,关于感情和恋爱,我们却从未触及。 有些时候,我甚至能发觉小万在故意回避这个话题,有时我故意引导,他也丝毫没有接话茬的意思。

  这样的躲闪和回避,慢慢地伤及我的自尊,底线被触,我开始反感了。 祖父的话不时回响在我耳边——男人扭扭捏捏,那是没风度!与小万,我的话不再像从前那么多,而小万也保持着矜持,颇有些“敌不动、我不动”的意思。 久了、乏了,我开始厌恶这种暗地里的对抗,男女之间的感情,无需这样多的迂回,既然没有那份心意,不如做个了断!我心中有了打算之后,与小万的关系也倒退至从前,某些时候,甚至客气生分得毫无人情味儿。   回想与小万的“交往”过程,我偶尔会怀疑小周当初的转述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或许是一种想要维持尊严的虚荣心,让我强行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知为什么,我有时还会有意无意地找小周聊天,似乎想从她口中知道些什么。

  小周的敏感和信息灵通一直让我好奇,她是如何读懂每个人的心思、看透每个人的生活的?又或者,这样的女孩子,想要在大机关立足,没有背景,就要会读心吧。

在小周看似不经意的闲聊中,我“听说”小万有了女友,对方的家世背景如何如何良好、学历如何如何高,想必小万的前景也会因为对方而更加光明吧?想着想着,我竟然开始偷笑。

几次反向试探小周,我发现这个姑娘虽然聪明,却不知我的背景,终于,我心里有了一丝轻松。   今年年初,小万开始在各个科室进出,同时也给我递上了一张红色请柬。 虽然对过去早就释然,但发觉小万先一步完成了人生大事,一股挫败感还是涌上我的心头。

小周对我的失落很是心领神会,轻哼一声道:“这小万,真没意思!我听说女孩家的背景可不简单,父母都是高干子弟呢!他这是高攀啊!婉姝,我不看好他们,你呢?”  看着小周,我笑而不语,不经意间发觉杯里的茶冷了。

冷了,再续热水也不是个滋味。   脸上虽然不露声色,但一杯凉茶,却被我狠狠泼进了花盆……  后话  让婉姝感到反胃的事情,发生在小万的婚礼上。

席间闲聊,小周的小道消息再一次触动了婉姝的底线。

原来,在小周“保媒拉纤”的时候,小万也曾托人打探婉姝的家世背景,甚至不惜打电话到婉姝的科室“探底”,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看着聚光灯下的新人,婉姝一面感到庆幸,一面又觉得失落。 她只是怕,倘若未来遇上的人都如小万一般,那她恐怕是要孤独终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