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原创)昨夜星辰昨夜风
2019-07-09 / 来源:本站

(原创)昨夜星辰昨夜风

“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两千多年前孔夫子发出了如此哀叹。

八百多年前,稼轩援引了“甚矣吾衰矣”,道出他人生暮年的感慨。

昨晚,我做了梦,还能做梦,这是人生尚有可为的证明么?可惜,我的梦,不似海明威《老人与海》中主人公圣地亚哥那样,用梦见狮子来象征不屈的呐喊——人可以被毁灭,不可以被打败。

即使在囚笼中,奥地利诗人里尔克的豹仍在努力,想回到丛林。 虽然一切努力都是“乌有”。 然而,在我的梦中,所谓的“初心”早化为乌有,烟消云散。

我早已屈服在生活的囚笼中了。

嗯,昨晚,我梦见失业了。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大约是因为昨天和同事聊起行业不景气的缘故。 似我这般中年老母亲除了催娃写作业,茫然四顾,更无一技之长,将之奈何?———————————梁任公说:“老年人常思过往,少年人常思将来。 ”每次午夜梦回,如一个正常老人那样再也无法入睡时,你会想些什么?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未来,真的很渺茫。 记得大四实习时,在一节场论课前,我见到一名学生展示他新买的手机。 说实话,“场论”讲些什么我已经忘干净了,但仍记得那学生拿出手机的模样。 那可能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那么小巧的通讯工具,迥异于大哥大那种防身护院的大块头。

毕竟,那时候大多数人还在用BP机,那是现在的孩子不曾听说过的一种通讯工具或者说手段。

我当时怎能想象得到我现在就这样坐在车上敲打着一篇文章,然后点击发送,接着被很多熟悉或陌生的人读到?未来如何?我们能看到多远?科幻小说中的未来世界会不会有一日成真?读季羡林的《人生十讲》,他在书中很多次提到鲁迅说的一个故事:在一座旅馆前,匆匆行人问及前方是哪。

小姑娘回答是开满鲜花的草地,而老人回答是墓地。

少年人眼中未来繁花似锦,明日可期;老人,眼中只剩下那最后的归宿。

多年以后,我站在挥舞着镰刀收割生命的死神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我去观看日出的那个遥远的早上。

————————————早上出门,遇见行色匆匆的母女二人。

母亲说:“你还是要去和老师沟通一下,让他了解你的想法。 ”女儿说:“跟他说有毛用……”虽然你们曾经如此相互依恋,无话不谈,但终究会走到无话可说的地步。

然后目送对方的离开以及远去。

不要怕,你们永远是彼此的唯一。 ——————————古风—赋远行秋风萧瑟露为霜,草木摇落叶衰黄。 草枯犹待明年绿,人居世间风吹尘。

皎皎明月照万物,寸草焉能报三春。

电波殷勤诉愁思,游子一去归何时。

徂徕常与翻旧物,还忆几回送别离。 一别稚子初登学,门前彳亍频回头。 再别少年独行远,孑然只影懒挥手。 三别仰看云聚散,寄声归雁信难求。

更别从此江湖客,天涯逆旅不系舟。

君不闻,母为弓来儿为箭,弓箭分离行渐远。

君不见,摩天专待试新羽,万里碧霄终一去。 而今老朽不堪寄,愿寄豪情与尔同。 ————————————又:标题敲出“昨夜”二字时,就顺着出现了李义山这首《无题》的第一句,然后我就随手把这一句诗作为了标题。 想起儿子大约八岁多时的一件趣事。

有次我下班回家,才走到门口就见到门开了。 儿子站在门口。

我很惊奇,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你听到我上楼的声音了?”儿子回答:“没有啊,我就是想开门。 ”我欣喜:“那我们一定是心有灵犀。 ”“唐朝诗人李商隐有一句诗’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这是心有灵犀啊!”儿子说:“哦,我明白了,就是用一根管子把我们连接起来…”一根管子?啊啊,这个未来的理工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