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2019-07-22 / 来源:本站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苏母回来之后,慕洛琛起身准备离开。

苏瑾年抱着女儿,眼底带了一丝乞求:“不能留下吗?”“瑾年,别闹,阿琛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苏母温声说着,侧首看向慕洛琛,“阿琛,你去吧,瑾年这里由我照顾呢。

”慕洛琛微微的颔首:“等我忙完了,就来陪着你。

”说罢,他阔步出去。 苏瑾年见他头也不回的走出去,眼圈越来越红,抓着被单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瑾年,你当着点孩子。

”苏母回过头来,看到她越发用力的抱住孩子,忍不住伸手把孩子抱了回来。 苏瑾年放了手,红着眼睛说:“妈,你真的觉得,阿琛对我好吗?”“你说的什么傻话,阿琛不对你好,对谁好?”苏母哄着外孙女,把慕洛琛签了财产合同的事情告诉了她。

苏瑾年嘴角扯起一抹凉笑:“我要的不是他的钱,是他的关心……”她想把自己发现的那些小细节说给母亲听,可苏母听到她说的开头两句,就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你说什么胡话?什么不要钱,想在社会上生存,不要钱哪里能行?洛琛能眼睛不眨的,把将近十亿的资产给你,不是喜欢你是什么?”“还有,谁说他不关心你了?前段时间不是天天守着你?现在他只是忙,没时间陪你,你别胡思乱想了,好好养伤,等把身体养好了,再生个儿子……”苏母还在絮絮叨叨,苏瑾年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

忙……真是个好借口。

把一切都推脱掉了。

可慕洛琛真的是因为忙,才不来看她的吗?心里一旦产生了疑惑,就再也没办法停止胡思乱想。 之前忽略的种种,越发的清晰了起来。

苏瑾年觉得,自己和慕洛琛之间,有哪里不对了。 但她不想失去慕洛琛,等了整整四年时间,她终于站在他跟前,怎么甘心就这么放弃他呢。 ……想了两天时间,苏瑾年最后决定给慕洛琛打了一通电话。 请他务必再到医院来一趟。 慕洛琛接到电话,拧了眉头。

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没时间分神去看瑾年,所以在电话里,委婉的推拒了她的要求。

苏瑾年听到他坚定的说不来,心彻底的凉透了。

呆滞的握住手机,她认真的想了很多,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 女人的直觉总是最准的。 她敏感的察觉到,慕洛琛或许从一开始,就不是真的对她,而是借着她,在掩饰什么罢了。

结婚,给西顾一个名分……都是他做给别人看的……他说给她听的那些甜言蜜语,现在看来,都虚假的可怕。 而能让他做这么多,费这么多心思的,除了叶简汐,还能有谁?苏瑾年想不透慕洛琛要做什么,可她知道,慕洛琛为了保护叶简汐,而拿她做挡箭牌。 仅凭这一点,足以让她彻底心冷。 原本,只要他过来一趟,她准备敞开心扉,跟他说话的。

可现在看来,没必要了……苏瑾年坐了很久,拿出手机,给裴老爷子打了一通电话。

裴老爷子正是志满意得的时候,现在慕氏集团已经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到他手里了,加上联络的两个小股东,他占有了慕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三的股份。 只等着明天召开股东大会,他就可以取代慕洛琛了。 他真想看看,明天慕洛琛开会的时候,脸上露出怎样的神情。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笑出声,“瑾年,怎么了?”“裴爷爷,我有件事情跟你说,你方便过来吗?”苏瑾年沙哑着声音开口。

裴老爷子自然是不去的,他那么在意瑾年,不过是想利用她,来对付慕洛琛,现在慕家最后的底牌都被她握在手里了,他连敷衍都不想敷衍她了,“瑾年,爷爷明天有很重要的事情,等有时间再说吧。 ”说着,他要挂断电话。

苏瑾年却在这个时候,再度说:“是关于阿琛的,裴爷爷,你没时间,我可以去裴家说。

”裴老爷子手上的动作一顿,“关于洛琛的?”“对。 ”苏瑾年深深的吸了口气。 “那好,你先坐车过来吧,我在家里等着你。 ”“嗯。

”挂断了电话,苏瑾年开始穿衣服。

她想把慕洛琛对她的真实情况,跟老爷子说一下,让他具体的调查,慕洛琛和叶简汐,是不是还有关系。 若是没有,那么就当她多想了。 若是有,那么……她也不会平白无故的,给叶简汐做靶子。

对叶简汐有愧是一回事,被人当成箭靶子又是另一回事。

她有自己的自尊心,不允许别人践踏的地方……这一次,她真的伤心了。 苏瑾年穿好了衣服,拿着手提包出门。

走到门口,护士见到她,拧了眉头:“苏小姐,你伤口还没好,准备去哪里?”“我有些事情要去做,你不用管我。 ”“是。 ”苏瑾年说罢,神情平静的走出了病房。

出了门,打了辆的士,车子平稳的朝着裴家的方向驶去。

快到裴家的时候,放在手提袋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起来,苏瑾年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名字,贝齿轻咬着下唇。

“喂,妈。 ”“瑾年,你去哪里了?怎么没在病房里?”车子缓缓地停在裴家门口,苏瑾年看着裴家门口,牌匾上陈旧的两个字,颤着声音说:“我在裴家,妈,我不想再骗自己了,阿琛他根本不喜欢我,他那么做,是在演戏,他欺骗了我,妈,我要把这一切都告诉裴爷爷。

”“瑾年,你说什么胡话?你跟我回来……”苏母着急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苏瑾年挂断了电话。

母亲也是站在慕洛琛那边的,根本不会听她说的那些。

只有裴爷爷,才会真心实意的对她。 苏瑾年将手机关机,以防止别人再打电话进来,做完这一切,她推开车门,擦去眼角的泪水往裴家走。

裴家的佣人见到她,恭敬地叫了声苏小姐。 苏瑾年微微的颔首,“裴爷爷呢?”“老爷子在书房,请。 ”苏瑾年抬步,头也不回的往书房里走。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