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904,聚首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2019-07-12 / 来源:本站

904,聚首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王勃和钟嘉慧在烈士墓的新世纪超市逛了大半天,按照清单一一买齐,然后又买了些没考虑到的东西,一直到装行李的小推车内东西堆成了一座小山,这才作罢。

然后两人回校。

开车的时候王勃依旧戴着他的大墨镜,至于口罩之类的玩意儿当然没有买,只是个玩笑罢了。

回到留学生公寓,一番整理之后,两人开始出门,手里各自提着一个塑料袋,全装着钟嘉慧认为王勃在寝室内需要的生活用品。

走出门外,正值下午的第二节课下课,大群学生从主教学楼内像蜜蜂出巢一样的朝外吐出,瞬间将两人淹没在人潮中。

王勃便趁此机会东瞅西瞅,打量着C外的美女。

在双庆的大学圈,一直有这样的一种说法,那就是:重大的牌子,建院的票子,西农的包子,重医的刀子,工商的骗子,理工的傻子,最后便是C外的妹子!作为双庆美女的集中营,王勃几乎不需要太过用力,短短的几分钟,就发现了好几个80分以上美女。 在王勃这个见惯中外美女的老司机眼中,80分是个很高的分数了,他班上的廖小清和曾思琪也仅仅被他打了80分。

前后左右,全都是莺莺燕燕,偶尔看到两三个男生夹杂其中。 时隔十几年,王勃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徜徉在众花丛中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他带着眼镜“乔装打扮”过的缘故,身在众花丛中的王勃并未被众花们太多的注意,倒是他身边的钟嘉慧,收获了不少师兄师姐们注目、打量的目光。 大学男生可不像中学男生那么腼腆羞涩,不少人的打量像王勃一样,有时候完全是赤/裸/裸的,额头上直接写着“我喜欢”三个字,把钟嘉慧弄得很不好意思,下意识的便朝王勃身边靠。 对此,王勃倒是没什么所谓,除了暗暗的自豪感。

和王勃一起走到3号宿舍楼的门口,钟嘉慧便想离开,回自己的宿舍。 她们英三系的宿舍楼在前面的2栋,和英语系的大本营3号楼隔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羽毛球场。

王勃让钟嘉慧去自己的寝室认认门,钟嘉慧略一犹豫,便同意了。

两人爬楼梯去到三楼,3-1的寝室门却是半掩着,只留有一道缝隙。 王勃走到门口,用脚轻轻一踢,半掩着的门便开了。

寝室内,却是热闹无比。 徐成,涂云良,薛飞这些年轻了十几岁的前世室友一个不落的出现在王勃的眼前,不过看到门口的他和他身边的钟嘉慧后,乍然间却是有些愕然。 还是魏寿松反应得快,立刻走上来跟王勃打招呼。

“勃哥,回来啦?刚才我们还在议论你呢。 ”魏寿松说。 “呵呵,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王勃呵呵一笑,“松哥,赶快介绍下新来的兄弟。

”“要得。

这个是徐成,老家S县的。 这个是涂云良,我们蜀省老乡,阳市的。

这位跟黄亮一样,都是双庆人,叫薛飞,七中毕业的。

”魏寿松一一向王勃介绍,之后看着三位没见过王勃的室友,笑道,“成哥,浪哥,还有飞哥,勃哥就用不着我介绍了噻?”几人便都开始摇头,一一向王勃招呼,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激动。 “大家好!”王勃向寝室内显得有些拘谨,甚至紧张的三位新室友点头示意,“给你们介绍一下,钟嘉慧,我四中的校友,英三系的大一新生。 ”“你们好。

”钟嘉慧腼腆的朝王勃的几个室友点了点头,然后把手里装着生活用品的塑料递给他,柔声说,“小勃,那我就回去了。

”“嗯!晚上等我电话,到时候一起吃饭。 ”“嗯。 拜拜。

”钟嘉慧离开后,王勃关上寝室门,将两包东西放到属于自己的书桌上,从中拿出一袋德芙的“脆香米”,撕掉口子,像散烟似的散了一圈。 每个人从口袋里取一块时,便向王勃道声谢,端得是客气得紧,看得王勃心头只想笑,不由想到了上一世寝室内谁买瓶可乐,或者泡一碗方便面,其余人便一哄而上,分而食之时的热闹和不分彼此。

黄亮很快走到王勃跟前,一脸的暧昧。 “勃哥,刚才那个是你同学?”黄亮问。 “是啊!”“不信!恐怕不只是同学那么简单吧?”黄亮眨了眨眼。 “还真只是同学那么简单。

”王勃面不改色的说。

“勃哥,我也不相信。

感觉那美女看你的眼神完全不是同学看同学的样子,那含情脉脉,那温柔如水……嘿嘿,坦白讲,是不是你女朋友?”魏寿松也走了上来,嘿嘿一笑,挤眉弄眼的打听。

王勃自然否认,打死也不承认和钟嘉慧有超出同学之外的友谊,心头却开始警惕,告诫自己以后对女生的言语动作都要收敛一些,以免闹出什么风波。

和寝室几个室友一阵闲吹,哪怕不看他的头衔跟名气,单单是经历和见识,现在的王勃也不是几个初出茅庐刚出中学校门的高中生可比的。 十几二十分钟闲吹下来,上辈子被他仰望,家庭条件更是甩出他好几条街,面对他们,总让他感觉有些自卑的几个同龄人,此时却全都倒转了过来,为王勃马首是瞻,喊起老大来。

当了老大,自然得请客吃饭。

王勃也想通过吃饭加深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眼看晚饭的时间快到了,便说要请众人吃个便饭。 “勃哥,这个……咋个好意思喃?”见王勃要请客,几人嘴上推辞,脸上却是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

“有啥子不好意思的嘛?就是一顿便饭。

下回你们请我好了。 对了,可以带家属哈!有另一半的赶紧通知一下。

”王勃冲寝室内的几个人道,目光却是看向薛飞,因为薛飞的女友就在隔壁的西政,和他们一样,也是大一的新生。

当然,这个秘密目前只有他一个人晓得。 王勃走到阳台上,打算用手机给钟嘉慧打电话。 手塞进兜里刚摸到电话,想了想,又拿了出来,在塑料袋一大袋子牙膏、牙刷、香皂、洗发液等杂物中窸窸窣窣一阵翻找,找出一张电话卡,刮掉涂层,开始按照卡后面的提示拨打起来。

他大概是目前寝室里唯一一个有手机的人,在大家都没手机的时候,能不用,还是尽量不用的好。

用座机通知了钟嘉慧,约定了碰头的地点,王勃突然想到比他高一届,同样在C外念书的校友张馨月张学姐。

他和张馨月的关系在对方还在四中的时候一直不错,平时在校园内碰见了,都会停下来闲聊两句。 对方人虽然谈不上多么漂亮,但是性格热情,待人大方,尤其是对方那口抑扬顿挫,标准,地道得跟中央电视台播音员有一拼的普通话,听在王勃这个只能说川普的人的耳中,完全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不过,对方上了大学后,两人的联系便几乎中断了。

虽然以前是朋友,但毕竟没到像韩琳,廖小清她们这些经常可以出来喝酒吃饭的程度。 只是在去年过年的时候,他在四方的红旗连锁超市内买东西,跟对方偶遇过一次。

当时出于礼貌,要了对方的寝室电话,他也告诉了自己的手机。 不过,大半年来,他从没给对方打过电话,张馨月当然也没联系过他。

他是身边的朋友太多了,事情也多,完全顾不过来。 至于张馨月,对面越来越有名,也越来越有钱的他,作为一个地道,正直的女孩,在他不主动联系的情况下,哪怕手握他的私人号码,怕也做不出主动联系他的举措。 现在,王勃到了C外,有幸再次和对方同校,哪怕出于礼貌,肯定也应该主动联系一下的。 ——————————————————————————————十分感谢“AV狂男”老弟1000起点币的厚赏!十分感谢“KAk”老弟总计1000起点币的厚赏!感谢“浮生`半`日闲”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魔法门wog,野象弹波,喝奈,兰雪纷飞,平潭鱼丸,书友1603060809307026,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