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9章:撒尿的正确姿势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最新章节
2019-07-12 / 来源:本站

第9章:撒尿的正确姿势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最新章节

“打,打他!”“打死他,打死他!”众人一顿狂踹,一开始那劫匪还在拼命挣扎,可伸出来的脚太多了,他根本爬不起来,渐渐的,那个劫匪没了动静。

见人不动了,众人又踹了一会儿才停手。 “不动了,好像是死了。 ”“死了?这也太不禁打了吧。

”有人摘下劫匪头套,看了看说道:“这不是神枪三炮,有头发,三炮是光头。 ”“这枪也是假的。 ”有人拿起那把枪随便摆弄道。 江浩一手提着裤子,另一只手接过枪,枪拿到手里,心里就是一惊,妈的,这绝对不是假枪,这是一把老式的火铳,不过里面确实有火药,双响的那种,这和电影里演的不一样啊,电影里不是说是假枪吗。

江浩站起来,喊道:“都别动”,说完拿着枪对着天上扣动扳机:“轰、轰。 ”连续两声枪响,震的周围人耳朵嗡嗡响。 所有人后怕的脸色发青,“额的个娘唉,这是真家伙,能打响的。

”“这么大劲儿,这一枪要是打在身上,还不都是窟窿了。 ”“刚刚俺咋就冲上去了呢。 ”“我是看占鳌兄弟冲过去,我就跟着冲过去了。 ”众人无不后怕,再看向余占鳌的眼神中,多了一分崇敬。 其实江浩现在自己也在后怕,假枪变成真枪,如果不是自己动作快,这个劫匪给自己来一枪的话,自己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九儿走回轿子,江浩看过去,两人的眼神在空中对视,好似有一种别样情绪在空气中滋生,哪个女人不爱英雄,还是救了自己的英雄,好半天,九儿才缓缓放下轿帘。

“这人怎么办?”有伙计指着劫匪问道。 江浩回过神,看向已经死透的劫匪,说道:“找个地方把他埋了吧,总好过弃尸荒野。 ”“占鳌兄弟讲究。

”有人说道。 众人把土匪兜里的钱掏出来,自己报数,一分不差,现在的人实诚,人们把钱分了。 在高粱地找了一个小土坑,把尸体往里面一丢,从旁边弄点土盖上就算完事了,估计明年这里的高粱会长得更旺盛。 不过那把枪江浩留下了,还在土匪身上搜出了火药葫芦和铅弹皮囊,虽然只是火铳,但他也是枪啊,万一用得到呢,现在不好带在身上,江浩把他藏在高粱地一处地方。

再次出发,半个时辰后来到十八里铺酒坊,九儿带着红盖头下轿,被一个妇人搀着往房里走,江浩站在远处看着,走到门口时,九儿忽然停下,转头看向江浩这边。 江浩也静静的看向那红盖头。

两人虽然都看不到对方的眼睛,可是都知道,对方在看着自己,这就像一种无声的交流。 “走吧,进屋吧。 ”九儿转身,走进了那处土房子。

看着九儿的红袄消失,江浩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他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可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感觉。 他不知道。

压下心神,自己是来做任务的,买酒买酒。

“我想买一坛酒带回去。

”江浩说道。 “在路上遇到劫匪,占螯兄弟第一个冲上去,要不然这次肯定的糟,按理儿说我们应该送你一坛,不过这是东家的东西,我们不好拿来做人情。 ”一个伙计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儿,应该的。

”江浩爽朗一笑。 来到藏酒的酒窖,里面是成排的酒坛,有大有小,那种一人高的大缸,一缸二百斤,最小的一坛三十斤,趁着那伙计不注意的工夫,江浩用手掌覆盖在一坛酒上面,心中默念“收集”。

十秒钟过去,那坛酒并没有消失。 江浩也收到了一条系统信息:“此酒不符合客户要求!”失败了!江浩突然想起来,在电影里,余占鳌往酒里撒了一泡尿,才让酒变得好喝,要不自己试试。 可是伙计在这里,他没办法撒尿啊,只能买回去了。 抖了抖兜里的四块银元,刚好够买一坛酒,伙计用一根麻绳捆好酒坛,让江浩背在背上,出了酒坊上到山坡,江浩又转头看了一眼那几间土坯房,最后咬咬牙,转身走了。 走到高粱地青纱帐,江浩钻了进去,放下酒坛,打开盖子闻了闻,一股很浓重的烧酒味,说不上好,用手指蘸了一点,放到嘴里舔了舔,还别说,味道真不咋的,难怪系统会不收呢。

江浩笑了笑,掏出家伙开始往里尿尿。

如果这次成功了,他就要想办法弄到一笔钱,买一百坛酒,或者干脆用偷的.......。

“哗哗哗~~”这一泡尿的还挺多,终于尿完了,抖了抖家伙塞回去,盖上盖子,又用力摇晃了几下酒坛,使酒水与尿液充分混合,以达到最佳口感,然后用手覆盖在酒坛上,江浩再次默念“收集”。 “此酒不符合客户要求!”系统回答和刚才一模一样。

江浩傻眼了,难道是自己尿的多了?或者是,今天有些上火?还是需要发酵一段时间呢。

不会需要自己找出尿尿的最佳配方吧,这可就麻烦了。 江浩胡思乱想半天,最后得出结论,或许不是自己尿尿的问题,问题可能是出在酒上。

电影中,老掌柜的死了,九儿撑起酒坊,酿出新酒也不好喝,余占鳌过来撒泼,往酒坛子里尿尿,这才让酒变得好喝的。

看来,咱还得等酿新酒啊。

可是,酿新酒,就需要老掌柜死,可是电影里说,好像弄死老掌柜的是余占鳌,那不就是自己吗。 杀人可不是小事,之前打死劫匪,那是被逼到了份儿上,大家伙一起上,不小心给打死的,如果让江浩特意预谋杀一个人,他还未必有那么狠的心。

江浩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想想,他刚想走,可看到地上那坛酒又停下,打好麻绳再次背上。 不是他不想扔掉,可买酒的四块大洋是他全部身家,如果这坛酒再扔了,他这几天就真的只能喝西北风了,累点就累点,他决定背回城里,看能不能卖出去,哪怕换两个大洋也好啊,最起码可以有几天的饭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