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2019-07-22 / 来源:本站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真的有那么痛苦吗?为何他不觉得。

转世轮回,那是必经阶段,没有人能躲得过的。 他看得很开。 可他不明白,人类的感情为何如此难懂。

他深深地看着洛清歌,看着洛清歌痛不欲生的模样,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他忽然有些怕了,他害怕这个傻丫头会追随那个人而去。

可他不知道怎么去劝解。

小丫头好像对他很是抵触呢。

凝着眉,白公子想象着劝解洛清歌的办法。

忽然,他眼前一亮,想到了主意。 来的路上,他看出来了,除了那个男人,就只有几个孩子令小丫头难以割舍。 看来,人啊,和他们也一样,都有舐犊之情。

“小丫头,我记得那个叫衍儿的孩子,还等着你去接他们呢。

”白公子忽然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要不要本公子替你去走一趟?”他又问。

伏在灵柩上的洛清歌,忽然顿了一下,双手微微抖动。

“小丫头,你也很在乎他们吧?你也不希望他们在失去了父亲之后,连母亲都变得不一样了吧?振作起来。 ”白公子轻轻地拍了拍洛清歌。

洛清歌擦了擦眼泪,耸肩晃掉了白公子的手。

白公子的目的,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了,她不能再给他希望。

吸了吸鼻子,洛清歌看了白公子一眼,“你走吧。 ”没了墨子烨的皇宫,她不想留宿别的男人。

哪怕是分房而居也不行。

白公子拧紧了眉头,“为什么如此抵触我?”他淡淡地勾起了自嘲的笑。

他没有过非分之想,他只要小丫头幸福快乐。 “我相公泉下有知,一定不会希望我留宿别的男人。

”洛清歌冷淡地勾起了唇角,缓缓地跪在了地上,默默地烧纸。 白公子站在那里,凝眉看着她,良久也蹲下了身子。

他学着洛清歌的样子,烧着纸,淡淡轻笑,“我想,他应该希望有个人能帮他照顾你吧。

”而这个人,一定是他,只有他才最合适。 洛清歌斜睨了他一眼,忽然站起身,猛地推开了他。 白公子没有防备,被她推倒在地。

“滚!我不想看到你!”洛清歌双眼通红,冷冷地怒视着他。

白公子皱眉站起了身,“你……怎么生这么大的气?”他似乎有些懵懂。 “别说话,我不想看到你……”本来她的心里就够痛苦了,可是这个人还总是在她耳边聒噪,这个人安的什么心!“你……”白公子深吸了一口气,满眼的委屈,“我只希望你能幸福快乐,希望能帮到你,你为什么总要拒我于千里之外?”他很不明白。

难道……是他太过看淡生死,看破轮回吗?“你走不走?你若再不走,我叫人了!”洛清歌目光清冷,恨恨地质问。 “来人!”见白公子并无要走的意思,洛清歌冷冷地唤着。

一时间,灵堂里立刻冲进来很多人,将白公子围在了中间。 白公子淡淡地扫视着众人,唇角勾起苦涩的笑。

“小丫头,我只是想对你好,我想报恩。

”他深吸了一口气,“既然你这么讨厌我,我走。 ”说着话,他扫视着众人,“不必送我。

”话音未落,一道白影,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快得令人咋舌。

洛清歌也怔住了。

她的脑海里反复回想着白公子的话,有些怔忡。 然而,这会儿有人进来了。

“陛下,这个人怎么办?”洛清歌抬眸一看,愣了下,“她怎么在宫里?”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

“是那郦清寒,他把二公主接回来的。 ”有人回答。

洛清歌一听,顿时就明白了,原来郦清寒是想让二公主继位。

眼看着二公主嬴测,洛清歌拧紧了眉头。 “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此时,嬴测眼眸微微眯起,眼眸闪烁,一脸的惊恐之色。 洛清歌深深地看着她,沉思片刻道:“罢了,就让她住在宫里吧。 ”怎么说,这个人都是祖母的女儿,是皇亲贵胄,她不忍心让这个人再搬出去。

“姨母,你就留在宫里吧。

”洛清歌轻轻地握了握嬴测的手,说着。 嬴测微微挣扎着,抽出了手,低垂着头,偷偷地观察着洛清歌。

“姨母,别害怕,我知道你也是受人利用。 ”洛清歌轻轻地握着嬴测的手,安抚着。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我真的是二公主?”嬴测眼眸微微收敛,问道。

洛清歌点了点。 “可我为什么都不记得?”嬴测眼底深处划过一丝精光,面上却一派狐疑之色。

“你受过伤。

”洛清歌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说道:“好了,没事了,您回去休息吧。 ”嬴测凝眉看了她一眼,默默地转回身,下去了。 然而,她却在临出门之际,回眸又深深地看了洛清歌一眼。 嬴测走后,那些侍卫也在洛清歌的示意下退出去了,灵堂里又恢复了安静。

“相公,现在是属于我们俩的时光,我陪着你。 ”洛清歌靠在了灵柩上,淡淡地勾起了唇角。

“你不是问过我,我来自哪里吗?其实我知道,以你的聪明智慧,恐怕早已经看出来了,我并非这里人。 ”洛清歌回头看了一眼,笑着,“我也没想到,我会穿越了千年,来与你相会。 ”“我来自未来世界,一个叫做中国的地方……”洛清歌手托着腮,开始回忆那久远的过去。

“那里很美、很宁静,是块净土。 ”她扬起头,唇上带着憧憬,“如果你没死,我都会告诉你的,我还会想办法带你去看看。

”她笑着,虽然知道这不一定能实现,可她一直有这样一个愿望。

“你别睡了,不许睡,你快起来吧。 ”她说着,忽然站起身,扳着灵柩,往里面看去。

里面躺着的,是那个一贯沉静帅气的人。

没有害怕,只有不舍。 洛清歌看着他,眼泪便流了下来。

她们才多久的夫妻啊,就要阴阳相隔了。 “相公……”悲痛的声音,回旋在灵堂里。

洛清歌兀自哭着,压根没有没有注意到,殿外有个小东西,正缓缓而来。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