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八百五十章 情敌?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2019-07-07 / 来源:本站

第八百五十章 情敌?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爹,给我几百枚才华晶石吧……我要跟两位师妹去逛街……”郭正义看向郭从深说道。 “好,好,你这孩子……记得多买点礼物给人家。

”郭从深正色道。 直接从自己的须弥戒指中,拿出了六百枚才华晶石给了郭正义。

这一幕,反正让圣天学院的两个女弟子,美眸都不由亮了起来。

对郭正义的感觉,也是越发的怦然心动。

而后,郭从深也没有将林宇等人留在会客厅闲聊,而是让下人安排好厢房,任林宇他们几个自由活动。 不得不说,郭从深对圣天学院弟子,确实非常亲切,但因为以前并非大富大贵之家,突然坐拥了数之不尽的财富,也就想多接触下妹妹学院中的弟子。

加上林宇还救过他儿子郭正义的性命,这才对林宇一行人视作贵客。 也给予了林宇等人最好的礼遇。

……与此同时,自由之城里一座如同皇宫般的殿宇中,一个长发如瀑的的女子,正跪坐在地,侧着身子,右手撑着脑袋,手中捧着一本厚厚地书籍翻阅。 突然间,她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左手抓向虚空,顿时虚空荡起涟漪,而她的左手中却多了一张有些泛黄且粗糙的纸张。 女子当时便果断放下手中的书籍,颤抖着双手打开了纸张。

片刻后,女子眼中顿时浮现出一抹讶色,低声喃喃道:“师尊这是继我之后,又要收亲传弟子的节奏吗?林宇……与林师兄居然同姓,难道会是一个家族的?”随后,女子将纸张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后,正色道:“着装,出府!”随后房间外面时刻待命的丫鬟,便纷纷进入房间,忙着打扮与更衣。 但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宽松锦袍的男子,带着笑意径直进入了房间。

当看到正在精心打扮的女子后,明显愣了一下。 “夫人这是要去那里?”男子疑惑道。

“回学院一趟,师尊有任务交代给我……”女子正声说道。 看向男子的眼眸,也是充满了爱意。 “他老人家现在如何?”男子神色明显出现了动容之色,语气也在顷刻间变得更加关切了起来。 显然对于女子口中的师尊,有着发自内心深处的敬意。

“师尊很好,只是感知到学院中出了第一个全能系弟子,这才写信告知了我一些事情,大意是想……尽可能的为那个全能系弟子提供必要的帮助,等他回来……”女子柔声道。

“全能系弟子之事,我略有耳闻,另外有件事要跟夫人说一下,就是你的侄子郭正义曾在迷雾山走失……”男子的话才刚落下,女子便激动的站起来,一股凌厉的气势陡然迸发而出,急声道:“相公,你还愣着干什么啊,派人去找啊……不行,我得去一趟郭府!”男子看到女子因为侄子的事情,突然就事态的一幕,内心也是苦笑不已。 对于郭家父子的事情,整座自由之城几乎没人知道,但男子知道夫人对长兄一家特别关心,所以也时刻关注着他们。

并暗中守护好那座在外人看来,有些大的离谱的府宅。 男子拉住男子的手,苦笑道:“放心吧,一个叫做林宇的圣天学院弟子,从迷雾山救出了正义……”“相公说……救了正义的人叫做林宇?”女子美眸当时就浮现出了惊诧之色,心想,事情不大可能这么巧吧……然而男子却点头说道:“嗯,圣天学院的林宇,不过,目前我并没有调查此人,不过是在交易所接下从深发布的悬赏任务罢了……”“相公,妾身去一趟郭府,然后再回学院看看……”女子征求男子的意见。

“这些事情,夫人自己做主就好,去吧……”男子笑了笑。 “城主!”便在这时,房间外传来了城主府侍卫的声音,男子提女子缕清了下额前的秀发,微笑间,便离开了房间。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着偌大自由之城的城主华天辰。 而女子则是城主夫人,绰号花仙子,人族至圣最小的亲传弟子,圣天学院的副院长之一…………就在林宇与洛轻舞等人离开郭府,在城中闲逛之际,一架奢华的马车却从城主府城门缓缓驶出,往郭府的方向而去……城中,热闹的街头小巷,人满为患的各大商铺,到处都是人头攒动。

林宇与独孤千尺并排而走,一脸颓废地跟在洛轻舞跟独孤玉漱身后。

而他们的手上如今已经是各种包裹。 让林宇二人感到崩溃的是,明明可以放到须弥戒指或者手镯当中的包裹,二女偏偏不让。 说什么如果逛街购物没有包裹在手,还不如回家看书。 就说要大包小包的,给那些逛街的人看她们的丰硕战果。 如果不是一些店铺的掌柜,时不时的会贡献一大波信仰之力,林宇绝对不会干这种活。 然而,当林宇跟着洛轻舞等人,在一家新开的服装定做店里面的时候,突然被一个人轻拍了下肩膀。 林宇体内的贪狼剑气差点失控飞出杀敌,要不是他及时压制,估计身后的人已经死透。

不过,就刚才那突然暴涌而出的剑意,却让店铺里的众人,差点吓得尿失禁。

随后惊恐地看着剑意的源头,瑟瑟发抖。

然后吓得全都跑出了店铺,而店铺外面的一些强大的文道修士也顿感惊讶。

文道盛行的时代,竟然还有这种纯粹的剑意,当真了得。

而轻拍了下林宇肩膀的人儿,也被这道剑意吓的花容失色。 “陈小曼?”林宇转过头惊讶地看着身后的美人儿,然后空气突然仿佛安静了下来。

三道充满敌意的目光,如山峦般直接将陈晓曼压的喘不过气。 “这是我的朋友……”林宇连忙让洛轻舞跟独孤姐弟二人撤掉这股威压。 然而,让林宇有些郁闷的是,他们三人还很不情愿的撤下威压。

林宇其实能够理解洛轻舞的意思,不就是觉得陈小曼说情敌嘛。

但独孤玉漱跟独孤千尺什么鬼?陈小曼还能威胁到他们二人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