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也开个帖子,记录一下我的移民之路
2019-06-17 / 来源:本站

也开个帖子,记录一下我的移民之路

  专门说说口语吧。 网上最推崇的法子貌似就是跟读,我实践了2周,非常痛苦。 一个人找个地方自言自语,跟着读,模仿语调,2周下来我感觉流利度还不如从前了,有点邯郸学步的意思。

  后来Y告诉我说,她最近一年换了新公司,对外语要求比较高,于是她从去年起就注册了好几个语言交换的网站,找一些想学中文的老外聊天。

这种网站上面都是想要学习语言的人,比如本身会意大利语想学法语,或者会英语想学韩语,当然也有一些纯粹想交友的人,在这上面找partner就像大浪淘沙,需要耐心。   我总共应该发了一两百个请求,有一大半加了我的skype,但最后能长期聊的最后就4个人,一个北爱尔兰的年轻人,2个加拿大的退休了的大爷,还有一个法国的大叔,他们对我的帮助都很大,尤其是两个大爷非常专业,不仅帮我模拟雅思考试的场景,还帮忙批改作文,非常认真负责,这里非常感谢这2位年纪较大的partner。

  分开细说这几个人:  Roger大爷:  住在London,请注意,不是英国的London,而是加拿大的London...楼主当时一心想找一个伦敦腔(爱死这个口音了)的partner,所以在网站上面搜索的时候城市设置的London,加了好多人,但是其他的没多久就断了联系,唯有这个大爷还一直联系,并且经常发信息给我,言谈之中说他曾经帮助许多student学习英语,可以批改作文,帮助练习口语blabla,楼主一看哇靠这是要收费的节奏,想着他要是收费太贵买不起啊,于是有段时间没理他。

然而后来时间紧迫,楼主想着收费就收费,那就给钱好了,于是勇敢地问他,如果你每周3天陪我练习,每天1小时,怎么收费?大爷的回答让我惊掉了下巴:Itsfree!  他说他以前想到中国教英语,前些年他已经拿到了offer,到中国广东一个学校教英语,然而那一年他九十多岁的母亲得了肺炎(所以这大爷保守估计也有60+了),他为了照顾她就放弃了,后来母亲的病好了,但他也没再离开,而是在本地参加了一个在线教第三世界国家小孩英语的组织,免费给很多有需要的孩子提供教学,他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巴西人。

这些小孩出身贫穷,可能上不起学,但他们学会了英语以后,就可以找到工作,所以我觉得这个组织真的非常伟大,帮助了很多人,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除了小孩,也有一些女人,男人很少,至于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大爷推测男人的语言天赋不强,哈哈  我和大爷聊的非常多,有时打字,有时语音,没有视频过,因为我一般都是用手机语音,没有流量。 谈天说地,什么都聊,关于东西方文化差异,加拿大的风土人情,关于家庭和事业的理解,甚至聊政治,聊贫穷和富有,我用有限的英语去笨拙地表达自己的思想,他总是非常耐心纠正解答,真的特别认真负责。

他对我说,如果需要他帮忙改邮件或者作文,一定不要犹豫,因为“这对我来说非常简单”。

哈哈,有了他这句话,我就经常发自己写的作文给他改,我记得很清楚的是,有一篇文章我自认为写的很好,发给他以后,他竟然帮我改了28处错......28处啊,包括拼错的单词,用错的标点,有歧义的短语,或者表达不当的句子,通通都改了,用红色标出来,还加了很多批注,那一刻真的很感动。   大爷的家人也都是非常有爱心的人。 他的sister-in-law每年都做很多副手套给流浪汉,虽然有人劝她收钱,她却从来不收。 去年大爷还托人给我带来2副,一副给我,一副给儿子,哈哈,十分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