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散文精选】你是,涩涩光阴
2019-06-17 / 来源:本站

【散文精选】你是,涩涩光阴

2年前字【】】你是,涩涩光阴"width="500"height="329"border="0"vspace="0"title="【】你是,涩涩光阴"style="width:500px;height:329px;"/>七月,夏又深了一寸,纷花疏雨遮住了仰望的眼神,只留下点滴的回忆,盘恒在心海,氤氲成下一个章节的伏笔。

往事,曾经,雨过后,徒留一地风尘,继续着未完的心路,有远及近。

无言的寂寞,最是相思难忍,尽管,好想满纸心事如水,遇冷成冰,遇暖沸腾,纵有痛苦,也是升华的美。 怎奈,初初的流水温润,却暖不了潮湿的心,爱,脆若琉璃,握的越紧,伤的越深。 究竟,要走过多少是非?才可轻舟同渡,素影伴君身,这世间,本就有许多无奈,花开花落,有枯萎也有葱茏点缀,真真假假,是是非非,生活本就如此轮回。 白落梅说,我喜欢,给真相蒙上一层烟尘,喜欢那份隐约的神韵,任何时候,追根问底,都是一种残忍。

你是,我的涩涩光阴,带着露的温存,给我但笑不语的清晨。 时光的渡口,或薄,或重,都是心路历程里最真实地依偎,平平仄仄的水色,开成一缕香的安稳,辗转成半笺清风,点染着每一个句点的花木微云。 不得不承认,一些长短错落的句子,尚来不及整理成涓涓流水,已成为回不去的,午夜梦回。 有关你我的所有欢喜,终究不过是一季花开的盛会,不必刻意的说一往情深,也不需要说,是风吹干了眼泪。

真正的修为,不是逃离,不是躲避,而是欣然的面对,上善若水,温暖有韵,万念方可回归本真。

而我,止于愁上千风,行于夏花深处,静守,可以触之心动的旧人,静守,可以念及倾城的初心。 你是,涩涩的光阴,在午后的雨声里,给我潮湿的情份。

一直喜欢雨,喜欢在细雨纷飞中找寻走失的纯真,雨的剔透,是心里蔓延的一种别样的山水,喜欢在疏风雨骤中,聆听细密的风声,微微闭眼,真切的有被重叠的感动。

曾经不懂,天为何会哭,又为何有雷鸣,后来,望穿天涯,相思化泪,梦里梦外拉长了千言万语的历程,原来,天与地有爱情。 一朵朵白色的精灵,承载着絮絮心语,似有无限的委屈,顷刻间,扑进爱人的怀中,一场雨,终无法拾起,那天长地久地寻觅,那堪,片片飞花似梦,滂沱落入晚弄。 喜欢用诗情,去回赠光阴的轻盈,就像对你一样,每日里,倾尽所有的赤诚,清露悄至,晨曦好梦时,静坐成凌云水岸的草色青青,待你晨起,微微睁开眼睛,便看得到,苦涩褪尽后浓淡相宜的风景。

你若问,心,在何处?情,可通行?萋萋芳草地,喂养了一池冷暖风,自由生长的地方,延伸出染旧的曾经,生命的角落,静心吟唱出流年的约定,岁月万般长,风语有懂,相依走过,才有心符地跳动。 时间如沙漏,任你握的再紧,终会,遗落一程低沉,看惯了花开谢,看落了云卷舒,慢慢地也就明了错与对。

人生路上,需要保持一颗平常心,笑看纷扰起落,懂得认领和体会。 想必,最是唇语情深,化作一朵夏花的美,春水流走,日暮晨昏,掩不住季节的明媚,凉风葳蕤,素蕊温存,却难以抚平岁月的伤悲,来来去去,为谁?又为谁?人与人之间的相遇,不似同歌而行的路人,可以依着心绪,读花坐晚亭,写风站衣襟,情深缘浅,还可一路相随。 而我们呢?终了,也只是两片漂浮的埃尘,卷在一起的温存,会因一次风起而陷入孜然一身。 你是,涩涩的光阴,山长水远的旅程,是你给了我,梦的黄昏。 一转身,七月已成歌,可否允我,再次用带着花香的笔墨,将岁月地浅笑淡淡临摹,也许,春花秋月的故事,是捧在手心里的风月,散发着光泽,总是忍不住想要触摸。

你是,时光旧巾上暗生的辽阔,任高山流水,任云雁低飞,任放在唇边肆意消磨,都是散落天涯的朝暮里,氤氲成的洒脱,声声慢,细细酌,纵有冷艳,也要静默成不媚的烟火,书香,叠影,无不散发着风雨人生的从容,不迫……落花纷飞,是因季节读懂了寂寞,花随风吹,只轻轻地记取返璞归真的执着,不索取,不张扬,以细细香的诀别,落下,只待清风有信,灼灼再开出最美的颜色。

微雨清透,滴滴心语落满长夜,雨打芭蕉,唯剩静静的等待,等心事做最后的起落,润世俗,润尘埃,以娟娟净的水泽,弹出,不为悸动,不为交错,只为,你的那句承诺……让往事,在七月开成花朵,不用每日,从青色的远山里寻觅,窗外自有躲不掉的花影婆娑。

风过处,蓝天悠悠,草木盈盈,大朵的云涉水而过,低眉,轻嗅,连那心笺寄来的惆怅,都甜成快乐……你说,唯有放下困惑,心上才会长出绿色,人生如水,浮沉几多,有逆流而上的寂寞,有不觉间跌落的纠葛,几缕沧桑,几许柔韧,不断前进的日子里,我们成了风雨兼程的人。 淡守一程安逸,轻捻一卷初心,生命的际遇,孰是孰非,握住波澜不惊,方可静水流深,不管是无奈还是香醇,岁月需要珍惜,才有甘甜的回味。

采采风卷残云,迎来枯木逢春,依着,渐行渐远的脚印,寻回记忆的余温,相遇和别离,只不过是素笔描绘的故事,而故事里的你,却是我一生写不完的涩涩光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