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为你深爱成瘾秦南城,苏荞
2019-05-20 / 来源:本站

为君聊赋今日诗,努力请从今日始。  20、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世人若被明日累,春去秋来老将至。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百年明日能几何,请君听我明日歌。  21、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

  本文针对智能建筑中机电安装工程质量的理由做了简要的探究,分别对施工协调性、关键技术以及质量目标制约三个方面做一些简要的阐述,希望能够对智能建筑安装工程的质量提高有所帮助。  关键词:智能建筑;安装工程;质量探究  1.引言  智能建筑不仅在使用上更加的方便快捷,而且在能源消耗方面也远低于普通的建筑物。

为你深爱成瘾秦南城,苏荞

最新热门小说《为你深爱成瘾》是由网络大神橘子水创作的言情类热文,此书的主角是秦南城苏荞,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作者文笔细腻,《为你深爱成瘾》又名《怎么可能会寂寞》,一夜间,十几年的感情莫名变成笑话,他将高调另娶的新闻占据了整个娱乐头版。 他说:“苏荞,痛快点!”当背叛被揭露,深情被讥讽,爱情被操控,23岁的苏荞忍痛转身,选择黯然远走。 五年后,秦南城他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她是跌入尘埃的单亲妈妈。

明明再不相干,他却步步紧逼,“苏荞,告诉我,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哦,我男朋友的,和秦总没有关系!”精彩章节“啧啧,丽安娜真狠呐……”叶东行路过评估部门口时,听到职员们的八卦,挑挑眉,若无其事的走向电梯口,准备去开高层会议。 丽安娜办公室。

“苏荞,这个案子你就只能给我做到这个程度?”丽安娜将苏荞递交上来的评估案夹“啪”的扔向桌面,表情有几分不屑。 “去财务部领一下薪水,你被解雇了!”苏荞闻言,黑眸中盛满了震惊,“丽经理,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请你纠正。 ”丽安娜的眸光从意味深长变成了刻意针对,这让她不禁往那天她撞见丽安娜和秦南城的谈话联想……难道丽安娜那天也发现她了,她不敢瞎猜,只能试探。

“如果是因为其他原因,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没有理由!”丽安娜直接给出了答案。 苏荞站在原地没有动,丽安娜冷笑,“需要我叫人请你出去?”就算性格再温顺隐忍,苏荞也来了脾气,“不用,腿长的好好的,我当然会自己走。 ”离开时,她重重的将门关上。

不是不憋屈的,可她知道,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

丽安娜想辞退的人,就算秦南城出面,都不会有所改变,更何况被开除的人还是她。 他们这些高不可攀的上层人士,怎么会明白她这种低声下气讨生活人的疾苦。

回评估部收拾东西的时候,大家还是忍不住上前安慰两句,毕竟做了那么多天的同事。

“小苏姐,以后有什么需要就给我们打电话,帮不帮得上,至少是我们的心意。

”“是啊是啊,再说,工作有的是,何必在这吊死。

”苏荞笑笑,道理她都懂。

简单的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利索,和大家道别,随后捧着盒子,走了出去。

不知道孙经理那边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原公司她是没脸回去了,只能想想办法,找其他工作了。 乘电梯的时候,苏荞安慰自己,结束了也好,大不了多兼份职,也不受这份气了。 出了电梯,调整了下胸前笨重的盒子,抬眸,没想到会看到秦南城。

他似乎刚刚来上班,衣服流畅的线条将他颀长挺拔的身形勾勒的犹如模特般完美,仿佛天生的衣服架子。 走路时,有风掠过,轻轻吹起他西服一角,整个人看起来却更加的风度翩翩。

擦肩而过时,两人连一秒钟的眼神交流都没有,仿佛真应了那句话,形同陌路——苏荞,看清楚,以后就算在大街上偶遇这个男人,他也只是个路人。

……开完高层会议,叶东行亦步亦趋的跟在秦南城的身后,报告这两天调查的进展。 “我请了国内的网络高手,恢复了当晚流出数据的文件,发现IP是国外的,显示是在澳洲。 ”“澳洲?”秦南城的脚步一顿。

叶东行也放慢脚速,“是的,能不能是苏荞在国外时得罪了什么人?”秦南城并未说话,继续迈开脚步。 “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是苏荞动的手脚,但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的清白,秦总,你看是不是要特别留意她?”叶东行观察着秦南城的神色,依然是万年不变的面无表情。 “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先不要惊动任何一个人。

还有,解决事情要有优先顺序,我要的不是建议,而是结果。

在事情还没有闹到最严重时候,我要看到答案。 ”“好的,总裁。

”两人乘专用电梯一前一后的回到总裁办,秦南城扯了扯领带,深思一会道,“叫苏荞上来一趟。

”“苏荞?她已经被丽安娜辞退了。 ”叶东行将刚刚得到的消息如实报告。

“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没人告诉我?”“就早上开会前,不是说评估部的权力下放,有任何事情都让丽安娜自己做主吗?”叶东行话里明显有一丝揶揄。

似乎这叫传说中,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秦南城走到大班椅前坐下,并没有纠结他幸灾乐祸的语气。

“联系一下孙经理,让他来秦氏一趟。 ”“好的,明白。 ”叶东行返身便忙去了。 留下身后男人若有所思的剪影…………丢了工作后的第二天是周末,苏荞不敢睡懒觉,早早就起床准备去找工作。

她没有时间悲伤,没有时间悼念,她还有家要养,不然没人会替她分担。 董明慧起的很早,将早饭端到餐桌上。

“小荞,过来吃完早饭在出门。 ”“嗯!”苏荞坐下,喝了一口牛奶,却听董明慧问,“这些天和傅北处的怎么样了?”“还在互相了解当中。 ”苏荞回答。

董明慧也跟着坐下,语重心长的道,“嗯,你王姨介绍的对象肯定错不了,人家工作好,长的也一表人才,谦逊又懂礼貌,你可要把握好,知道吗?”“嗯知道,妈,我吃饱了!”苏荞抓过包,匆匆的就离开了家。

周末的大街上,七夕节的氛围越来越浓重,好像每个路过她身边的人身上都带着甜蜜的气息,更加凸显了自己的形单影只。

而就在她胡思乱想时,傅北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我在街上看到你了。

”傅北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苏荞环顾四周,“你在哪里?”“你身旁的西餐厅。

”傅北回答。 苏荞侧身,看见落地窗里的傅北正在和她招手,她浅笑,算是一个礼貌的回应。 “本来是打算一个人吃午饭,没想到会有这种运气,和你碰在一起吃午饭,不孤单了。

”傅北所在的公司离这条街不远,他是个对生活质量要求很高的人,午饭几乎都是在这家西餐厅解决。 两人就座在落地窗旁的餐位,说话间,苏荞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线在不远处的餐位响起。

她下意识的回头,却正好与那人飘过来的视线对上,她几乎仓皇的转回头。

“怎么,有认识人?”傅北也向那个方向看去,原来那人是秦南城。 “是秦总,用不用过去打个招呼?毕竟你是下属。 ”傅北很体贴的询问。 苏荞僵笑,“不必了,我这种小职员他估计不认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不远处的那桌结束了谈话,路过她餐位时,她故意低下头。 男人身上熟悉烟草味道飘散在空气中,她假装不在意,正常呼吸,却还是没躲过心脏突然传来的一股刺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