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2019-07-22 / 来源:本站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

原本,他就想到了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做了决定,要陪着她克服心里的障碍,重新回到以前有活力的温如意。 容淑芬会搀和一脚,是他没想到的。

不过早摊开也好,这辈子他只认她一个人,其他的谁也不要。 早让家里人知道他的念头,也早点死心。

容子澈一动不动,坐在床边,目光温柔而专注的望着温如意很久,房间里始终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 直到门口轻轻的响起敲门声,房间里的静谧才被打破。

容子澈微微动了下,看向门口,“谁?”“少爷,老先生的电话。 ”容子澈闻言,脸上的温柔尽数敛去,取而代之的是烦躁和冰冷,以往他会很高兴,去见老爷子,可现在老爷子叫他回去,只会是为了如意的事情,而不是其他的事情。

爷爷会站在他这边吗?容子澈心里已经有答案,不会的……“等一下。 ”容子澈说完,俯身在温如意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虔诚而郑重的吻后,低声说了声‘等我’,然后转身往门口走。

咔嗒……关门声响起,躺在床上的温如意,指尖微微动了下,而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目光定定的望着刺白的天花板。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幕幕的在眼前滑过,胸口闷得喘不过气来。

什么时候有了知觉呢,她也不清楚。

只记得每一天都浑浑噩噩的,可以看到,听到,感觉到外界的事情,却无法再有一点反应,就像灵魂被困在了这个躯壳里,只能望着外面,却无法再控制这个身体……每一天活着,都是煎熬、痛苦……她真的不想再继续活下去了,无时无刻不想着死。

只有死,才能解脱……可对她来说,连死都是一种奢侈。 每天看着身边的人来来去去的,她连死的勇气,都渐渐的没了。

温如意怔怔的看了天花板良久,缓慢的抬起手,指尖轻轻的触碰到自己的额头,那里被亲吻的地方,灼烫的惊人……想到容子澈的每一句话,温如意轻轻的抬手,遮挡住了眼睛。

“如意,你看看我好不好?”“如意,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在乎,只要你好好的。 ”“其实不生孩子也没什么,现在那么多丁克的,咱们不能生孩子,又有什么呢。

等结婚以后,你是我的孩子,我也是你的孩子,我们就是彼此的唯一。

”“如意,无论怎样,我都会好好的保护你的。 ”他说的每一句话,历历在耳,无法消弭。

容子澈,你个笨蛋,我有什么能配得上你呢……她已经脏了,被人踩到了泥土里,折碎了脊梁骨,没了半点颜面……这样的她,还有什么资格让人爱。

更何况是他那样的天之骄子。

温如意轻声的低喃,身体动了动,侧身将自己蜷缩成婴儿在母亲子宫里的模样,据说这样的姿势,是最缺乏安全感的姿势。 容子澈走到走廊里,接过手机,电话那边响起老爷子充满威严的声音,“子澈,你现在回家。

”“爷爷,如果你是为了绵绵的事情,我只有一句话,我不会跟她分开,除非我死了。

”容子澈面色严肃的说。 “好好的你说什么死不死的?立刻给我回来,有话当着我的面说!一家人,有什么不能商量的?”容老爷子语气平静的说了一番话,末了又追加了两句威胁,“你要是想气死我这个老头子,尽管别回来!”容老爷子说着,挂断了电话。 容子澈听着电话那边嘟嘟声,眉心微蹙,有些拿不定老爷子的态度。

沉思了片刻,容子澈侧首,对身边的人说:“我等下回家,你们在这里看好绵绵,如有必要,打电话给洛琛,让他派人过来增援。

”话说完,容子澈拿着手机,往外面走。 独自一人开车,到了是容家。

容子澈推开车门走下车,家里的佣人见到他,纷纷把目光投向他的方向,容淑芬肿着脸,回来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整个大院。

容子澈和沈绵绵的事情,自然也没能瞒住。 现在所有人都保持着观望的态度,想看看老爷子怎么处理容子澈的事情。 容子澈面无表情的往大厅里走,走到大厅门口,刚看到容老爷子,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声怒喝,“来人,把这个孽孙给我拿下!”容老爷子话音一落,私下里迅速的出来了几个人,把他死死地按压在地上。 紧接着,容老爷子出来,拿着拐杖,冲着容子澈身上嗖嗖的抽了几下。 那几拐杖,打的结结实实的,半点没有作假。 容子澈两眼充斥着血丝的的望着老爷子,却一声痛也没有喊出来。

容老爷子抽了七八下,停下来指着容子澈骂道:“现在知道错了吗?身为一个晚辈,你敢当着你奶奶的面,打长辈,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老的了?”“我没错。 ”容子澈咬着牙说。

容老爷子瞪眼,再次开始抽,每一次都往死里下狠手,拐杖划破空气,发出嗖嗖的声音。

容子澈眼睛里的血丝越来越浓重,最后疼到了极点,他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容母从大厅里走出来,看到老爷子要把子澈往死里打,眼睛一眨落下泪来,上前拦住容老爷子,说:“爸,你别打了,是我没教好子澈,你要打就打我吧!”“你给我站到一边去!”容老爷子喘着粗气,指着容母大喊。

容母哪里敢让开,死死地拦在了容子澈跟前。

两人正在胶着,大厅里其他人,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看到容老爷子把容子澈往死抽,都微微的侧开了脸。 容老太太抓着脸肿成猪头的容淑芬的手,走到前面,脸上带着几分狠意,“打,就应该打!这次敢当着我的面打淑芬,下次就敢直接打我了,傅音,你要是不让开,连着你一起打!”容母闻言,看向容老太太,知道她巴不得老爷子真的打死容子澈,更加用力的抱住子澈,仰头看着容老爷子,说:“爸,你真的想打死子澈,就先打死我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最新章节。